高岗在东北的那些事(三)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遗史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759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高岗在东北的那些事(三)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5214
社区金币:5214
总发贴数:1781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高岗在东北的那些事(三)

高岗在东北的那些事(三)

 

          更要命的是“土八路”什么都没带,什么都没有,用当年入关的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的话:“无党、无群众、无政权、无粮食、无经费、无医药、无衣服鞋袜。”一共“七无”,其实更惨,还需加上连武器都没有,应该是“八无”才对。问题是你自己都是“八无”了,你还能给老百姓什么东西呢?

    但东北的老百姓更穷,也真的到了什么都没有的程度,日本人十四年的残酷统治,十四年的亡国奴生活使他们失去了一切。连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都被日本人巧取豪夺,成立什么开拓团,让日本人去耕种,美其名曰“垦荒”。剩下的一点土地也大部集中在地主豪绅手中,贫富严重不均,老百姓几无立锥之地。绝大多数贫苦农民没有土地,没有房屋,没有牲畜和农具,连基本的生活物品都严重匮乏,全靠给地主当雇工维持生计,处于赤贫状态。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东北,以陈、高、洛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举起了土地改革的大旗,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他们真的是抓到了问题的关键,他们也最了解当时的老百姓缺什么,少什么和想什么,他们紧紧地抓住了老百姓们的心。而老百姓也由开初的不相信、怀疑动摇,到真正的分到了土地,纷纷欢欣鼓舞、信以为真。中国的老百姓特别是农民,最看重的就是土地,中国的老百姓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中国的老百姓最明白谁对他们好。而谁真正对他们好,他们就拥护谁。

    现在什么都没有,“七无”、“八无”的中共提出来把他们最看重的土地分给他们,一下子就抓住了人心,什么“正统”,什么国军,你们来干什么?我们正忙着呢?正忙着分地呢!人心的向背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而人心的向背问题解决了,“七无”、“八无”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兵源有了,医药有了,粮草有了,经费有了,党、群众、政权也就全都有了,剩下来的问题就是把地公公平平地分了就行了。所以后来林彪的东北野战军一下子发展到上百万,辽沈战役打得顺风顺水,解放战争提前结束,实在是土地改革之功矣!

    所以,后来蒋介石逃到台湾,痛定思痛,想了好久,终于明白了自己失败的原因。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两人开始也在台湾搞起了土地改革,而且蒋经国原来就是共产党员,对共产党的一套相当熟悉,他深入农村,和地主、农民双方面对话,比起大陆的土地改革进行地更加和缓,更加有序,更得台湾老百姓的心。所以父子两人终于在台湾站住了脚,当然那也是题外的话了。

    陈、高、洛干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组织二线兵团,这项工作更是高岗的强项。高岗是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先后长期从事军队建设工作,创建过中国工农红军26、27、29军,到了北满以后,把建立红军和巩固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经验发挥得淋漓尽致。有了剿匪和土改的基础,老百姓已经被发动起来了,老百姓的心已经被抓住了,陈、高、洛及其领导下的中共北满分局的各级干部众口一词对老百姓说,其实也就是陈、高、洛的意思:你们已经翻身做了主人,又分得了土地,就准备过好日子吧。但国民党的军队马上就要过来了,他们是地主老财的军队,他们不同意我们分田地,过好日子,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老百姓是不好惹的,老百姓心里面会想:我们千辛万苦得来的土改胜利果实怎么能再被别人夺走呢?我们必须要赶快行动起来,用行动、用战斗来保卫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甚至不惜和人拼命。

    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翻了身、分得了土地的农民积极响应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号召,掀起了参军、支前热潮,干部带头、父母送子、妻子送夫的动人场面随处可见。从陈、高、洛发出《对满洲工作的几点意见》的电报开始,不到一个月,北满就组建二线兵团二万多人,这还是吸取了前三个月收编“土杂”的教训,控制发展的结果。但这二万多人却是中共北满的基本部队,是翻身农民的子弟兵,政治素质相对较高,高岗对连以上的干部办学习班,进行教育,同时迅速建立全部队的各级党组织。

    恰好高岗从林彪处要的5个主力团也到了,从老部队中调了一批骨干充实各级指挥机关,并及时的进行军事训练,极大的提高了部队的政治素质和战斗力。后来高岗当了中共东北局副书记,再后来因林彪在前线打仗,中共东北局的实际工作由高岗主持,高岗全是照此办理,林彪在前方打,高岗在后面帮,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要粮有粮,伤员有担架,上路有向导,你说这仗还有什么不好打的,你说林彪能不满意吗?林彪真是太满意了。

    据不完全统计,北满张闻天、贺晋年的合江省在1945年12月到1948年4月,一共组建了十多个独立团,相继补充到主力部队;张秀山的松江省,先后组建了三个独立师,8.7万余人,送往主力部队;整个北满地区在此期间,参军人数竟达到33万人。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陈、高、洛三个人的的确确是功不可没。

    不过虽然中共北满分局的工作在陈、高、洛三个人的主持下搞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但中共东北局却出了大问题,真的出了不得了的大问题:中共东北局书记彭真和中共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之间闹得不可开交。问题仍然是老问题:身为中共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的林彪不肯打仗,甚至官司都打到了毛泽东那里。

    那么接下来又怎么样呢?请你接着往下看。

 

    不过虽然中共北满分局的工作在陈、高、洛三个人的主持下搞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但中共东北局却出了大问题,真的出了不得了的大问题:中共东北局书记彭真和中共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之间闹得不可开交。问题仍然是老问题:身为中共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的林彪不肯打仗,甚至官司都打到了毛泽东那里。

    在国民党正规军队的强势进攻下,林彪领着中共在东北的军队,是一仗都不打,而且一退再退,东北局也只好跟着退,先是从沈阳退到本溪,不久又从本溪退到抚顺,看架势林彪还想退,如此退下去,何时是个尽头,中央交给东北局争夺东北的大任务如何完成。彭真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于1946年3月6日至8日在抚顺召开了扩大的东北局工作会议,讨论东北的形势和下一步的作战方针。会上发生了空前激烈的争论,甚至说是争吵也不为过。中共东北局的一些委员如林枫等人竟指着林彪的鼻子批评说:“一仗都不打,从山海关一直退到这里,是逃跑主义。”林彪心里自然清楚,林枫等人敢于这样指责他,背后有彭真,但林彪也自知理亏,只好辩解:“以目前的情况看,根本就不应该硬拼,而且每次行动都是报告中央的……”

    会下休息时,林彪找到高岗说:“这样闹下去要误大事,我看还是你找个理由回延安一趟,把这里的情况和我们的意见向毛主席讲一讲,请求中央派少奇同志来主持工作,你看怎么样?”高岗当然同意,但高岗已经无法回延安了,东北的战事太紧张,中共东北局于1946年3月20日又被迫从抚顺转移到梅河口,4月18日又转移到长春,形势已经不允许高岗回延安了。林彪从抚顺会议后也不再和东北局一起行动,借口要指挥打仗,带着前敌指挥部先驻四平,后驻五常,从此不再和彭真见面,直到后来东北局改组。

    其实林彪和彭真矛盾的根子还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中国革命胜利后,中共建国以后,人们习惯的把一切胜利、一切功劳都记在毛泽东的头上,其实毛泽东也是人,也会犯错误,其码在东北解放战争的早期,毛泽东的想法和指挥就有问题,而且是一错再错。毛泽东先是开启了中共“独霸东北之梦”,这本来没有错,“独霸东北”的愿望自然是好的,但不切实际的幻想,想过了头,就不对头了。在当时情况下,“独霸东北”其实只是毛泽东本人的一厢情愿,不但国民党不答应,美国人不答应,连苏联人也不答应,中共自己又没有实力,如何“独霸”,怎样“独霸”?“独霸”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接下来的是东北问题能否和平解决?是“最后一战”还是长期斗争?毛泽东自己都没有搞清楚,起码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意见和林彪、黄克诚、陈、高、洛等人是不一样的。

    请看就在毛泽东发出“一二、二八指示”之后,仅仅一个星期,毛泽东1946年1月5日以中共中央的名义电示东北局:“国内和平有希望,保卫热河的战斗是决定性的,目前阶段中并可能是最后一战……”

    1946年1月10日,国共双方同时颁布了13日午夜生效的停战令,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颁布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防止军事冲突的通知》,指出:“中国人民在战胜侵略者之后,为建立国内和平局面所作之努力,已获得重要之结果。中国和平民主阶段即将从此开始。”

    第二天,即1月11日,中共中央在给东北局发出《关于停战后我党在满洲的政策问题的指示》中强调:“停战是包括满洲在内的。”

    1946年1月27日,中共中央再次电示东北局:“同意彭真意见,在沈阳以南我留驻长春沿线,………给进攻之顽以坚决彻底歼灭之打击”,“不怕以最大牺牲,务必一战大胜,煞下顽军在东北之威风,此为历史新阶段中之最后一战,决定东北今后大局。”

        中共中央这份1946年1月27日的电文,不仅完全“同意彭真意见”,要求“务必一战大胜”,而且强调“此为历史新阶段中之最后一战”,而且“决定东北今后大局”。中共中央在上面的这么多的指示、文件真正是铁证如山。

    历史的真实就是:就在毛泽东发出“一二、二八指示”之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左一个“最后一战”,右一个“最后一战”,左一个“和平民主新阶段”,右一个“历史新阶段”,可见当时的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对时局、形势的估计非常乐观,不仅对最后“一战大胜”充满信心,而且对实现和平充满信心。

    为了进一步强调上述观点,1946年2月1日,中共中央又向全党发出《关于目前形势与任务的指示》,当时又称“二、一指示”,明确指出:“从此,中国即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中国的主要斗争形势目前已由武装斗争转变为非武装的群众议会斗争,国内问题由政治方面来解决,党的全部工作必须适应这一新形势。”

    这个指示不仅再一次的明确“和平民主新阶段已经到来”,而且还细致的描绘一幅美好的和平景象:“我党即将参加政府”,“我们的军队即将改编为国军及地方保卫队、自卫队等。在整编后的军队中,政治委员、党的支部、党务委员会等即将取消,党将停止对军队的直接领导,不再向军队发出直接的命令”,等等。当然,要实现这一切,首先必须先打赢这“最后一仗”,而且“务必一战大胜”。

    为此中共中央于1946年2月5日再次电示彭真、林彪等:“你们在锦州、阜新、热河丧失了作战机会。此一最后作战机会,你们绝不要再丧失。你们如不能在东北打一个好胜仗,以后你们在东北的政治地位,就要低得多。因此你们必须立即准备好一切,集中尽可能多的兵力,不怕以最大牺牲,求得这一作战的胜利。”

        毛泽东在电文中不耐烦的情绪溢于言表,电文说的是“你们”,实际是林彪一个,因为一退再退,一再“丧失了作战机会”的恰恰是林彪,毛泽东严令“绝不要再丧失”,而且要“不怕以最大牺牲,求得这一作战的胜利。”

    但处于东北战争第一线的陈云、高岗、张闻天和林彪、黄克诚等人根本不同意中共中央、毛泽东的上述观点,他们根本不相信真的会有和平。面对全副武装、大打出手的国民党军,什么“和平民主新阶段”,什么“主要斗争形势已由武装斗争转变为非武装的群众议会斗争”,什么“最后一战”,什么“必须大胜”等等,全是幻想,只会麻痹人们的斗志,丧失对蒋介石内战阴谋的警惕。

    1946年2月25日,早在三个月前发出过《对满洲工作的几点意见》的陈云、高岗、张闻天三人又联名致电东北局,再次强调:“美蒋全力北来,而东北我军应立即执行中央关于创造根据地的指示,除将适当数量的主力以阻蒋顽北进为目的进行作战外,将必须数量的主力及干部分散到东、西、北满带领队伍,肃清反动势力,创造根据地”,“如再犹豫,将既不能独占东北,又无可依靠的根据地,将使革命处于不利地位。”陈、高、洛当然不会也不敢给毛泽东发电报,但他们又处在革命斗争的一线,他们只能也只有向彭真发电报,希望在东北解决问题。

    可以想见,面对数十万国民党大军的猛烈进攻,率疲惫不堪、装备低劣、数量也远低于国民党军的“共军”在东北的部队,还要面对中共中央和东北局指责的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在读到这封电文后的感动、激动和感激的心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你接着往下看,你就知道了。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6-2-6 9:58:33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12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