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攻势中的东野二纵(二)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二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750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夏季攻势中的东野二纵(二)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6000
社区金币:6000
总发贴数:2055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夏季攻势中的东野二纵(二)

夏季攻势中的东野二纵(二)

——夏季攻势第一仗

 

刘震

 

       在十六日黄昏之前,怀德城南十里堡方向突然响起激烈的枪炮声,有些炮弹在我第五师部队的附近开了花。原来长春和四平的敌人从南北两面出援,北边新一军部队于长春以西龙王庙、于家窝棚一线遭我一纵和独立一师阻击,迟迟不前。南边的七十一军军部及所属八十八师和八十七师,仗恃着兵力雄厚,上有飞机,下有坦克,来势凶猛,贸然疾进。八十八师的先头部队已进到大黑林子及其以北地区,和我纵第五师前哨部队打响了。这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它腿长了点,和我们第五师大约只有十里之距。而我们对怀德的总攻尚未发起,怎么办?执行原来计划?万一攻城不下,第五师又挡不住优势之敌,两面粘住,情况将十分不利。

       太阳渐渐西沉,夜幕慢慢掩罩住指挥所,我们又认真地研究着各方面的情况。原定的攻击时间就要到了,作战科长三番五次跑来询问:“是不是按时发出总攻信号?”指挥所的电话也不停地响着,第四师来电话说:“我们已完成了一切攻击准备,下命令吧今晚全歼守敌毫无问题!”第六师来电话说:“请转告五师同志们,只要他们今晚挡住七十一军,解决怀德敌人有把握1第五师也来了电话:“请首长和第四、六师全体同志放心,只要第五师有一个人在,七十一军休想越过十里堡一步!”

       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我们用较短的时间,经过认真分析,反复考虑,觉得战斗准备充分,攻城兵力占优势,部署也恰当,今晚可以拿下怀德,不致打成“夹生”仗。我们是夜间攻城,七十一军战斗力逊于新一军,按一般规律不敢夜间前进,晚上可能停止对第五师的进攻;万一进攻,还可使用预备队或抽出必要兵力去加强第五师顶住敌人。更重要的是,总部把我纵全部集中在怀德附近,已有防范意外的预见;胜利当战斗迈出第一步时已经开始,何须犹疑!我们看了看表,恰好总攻时间已到,就叫作战科长立即发出总攻击信号!霎时,只觉得大地猛然一震,全纵队的火炮,同时吼叫起来。无数炮弹带着嗖嗖的风声掠过天空,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一齐飞向突破口。随着一阵沉雷般的响声,城西南角成了一片火海,映红了黑暗的夜空,敌人的铁丝网、碉堡伴随着土块凌空纷飞。战士们回头望着自己强大的炮群,激动得手舞足蹈。回想一年以前,新一军拿着美国的武器,向我们疯狂进攻,不可一世,一个营也敢外出烧杀;而我们是小米加步枪,搞掉它个把营还要费点力气。曾几何时,它的一个整团也只好乖乖地龟缩城里等着被歼了。现在是我们扬眉吐气的时候了,难怪战士们如此兴奋。

       突破地段的防御工事摧毁之后,炮火向纵深延伸。隐蔽在冲锋出发地的第十二团七连和第十六团九连,顺着冲锋壕和天然沟,像两把尖刀插向突破口。七连六班管国仁小组冲在最前头,一连炸飞几个暗堡,为十二团打开大门;十六团九连也并肩突入。仅仅几分钟,突破成功了,营、团主力相继迅速投入战斗,二梯队的第十团、十七团也随后投入战斗,进城展开了猛烈的巷战。敌人防御纵深,支撑点密布,街道上地堡重重,大街小巷满布路障。我们的机枪打得像下雨一样,炮弹、炸药包、手榴弹的响声也分不出点来。三小时后,城内敌人许多抵抗点燃起大火,烟火吞没了全城。

       为了迅速割裂敌人纵深防御体系,各个击破,我们集中主力沿南北城墙向东北方向穿插迂回,发展进攻,以小部兵力沿大街进攻,从正面吸引、拖住敌人,另以一部分兵力利用街道两侧小街小巷,用挖墙凿洞的办法,多路逐街逐屋地分割穿插。打通一条街又一条街,穿过一条巷又一条巷,将敌人防御体系搅得支离破碎,一块一块地歼灭。战斗当中,战士们打得顽强灵巧,第十二团一连在连长率领下,从西南角打到城北,伤亡很小;第十团的一个副排长按作战计划,顺利地炸开天主堂支撑点,打掉敌人的一个营部指挥所。胜利的进展情况,一个接一个地报来。王副参谋长高兴地说:“好,战前的充分准备和巷战进攻计划见效了!” 激战一夜,天将拂晓,守敌大部被歼灭,但敌九十团团长率四百余残敌,退守城内东北角关帝庙和大烧锅院内,作困兽之斗,并不断地向新一军和七十一军打信号弹呼救。这里是敌人苦心经营的纵深最后的一个支撑点,地势较高,四周开阔,加上敌人火器集中,部队两次攻击均未得手。我们立即命令部队停止攻击,将敌人团团围住,迅速侦察地形,选择突破点,重新部署兵力,组织火力集中炮火抵近射击。看看这个支撑点能支撑到几时!

       长春援敌被一纵和独一师坚决阻击,不敢前进。这时,总部命令独一师单独抗击长春援敌,要一纵迅速南下,直插大黑林子地区,与二纵主力共同围歼七十一军。这真是最重要的关键决策。如果怀德敌人被我全歼后再调动打援兵力,则七十一军失去增援目标,一定会迅速溜回四平。结果会是:钓住了小鱼,跑掉了大鱼。这时,总部给二纵以明确的指示,要我们一面继续组织战斗,坚决歼灭残敌,一面迅速向南转移兵力。因此,我们决心留一部兵力歼灭残敌,令第四师十一团和纵队炮兵团向第五师方向转移,纵指和第四师、第六师主力立即向南转移,配合第五师迂回切断敌军退路,并令第五师坚决顶住敌人,抓住敌人,不让援敌逃走,配合一纵围歼七十一军。

       十七日拂晓,歼灭残敌的战斗开始了。炮兵已进入隐蔽的射击工事,进攻的部队也组织好了,关帝庙附近能见度良好。炮兵分目标包干,有的炮兵从炮膛直接瞄准,进行急速射击。顿时,炮声隆隆,硝烟蔽空,敌人关帝庙和大烧锅院的工事大部分被摧毁,把围墙也打开了几个缺口。接着,冲锋号吹起,第十六团三营和十二团一营的尖刀连猛打猛冲,迅速地越过突破口,向关帝庙冲杀。里边面积相当大。残敌依托套院、正殿、厢房、走廊,逐屋顽抗,战士们甩手榴弹,拼刺刀,越打越威风。手榴弹打完了,就投掷敌人丢下的六○炮弹,刺刀拼弯了,就用枪托打。这样,一直打到中心正殿,冲进敌人的团指挥所,把敌人的指挥机关打了个落花流水。残敌见势不妙,向东南突围,被我堵击部队全部、彻底、干净歼灭于牛家屯、冯家屯地区。怀德城内的五千敌人被毙伤者有九十团团长以下二千多,约三千人成了我军的俘虏。

       这时,已是十七日十时,十里堡方向的炮声忽然停止了。我们不由一怔,心里有些纳闷。本来,敌七十一军急着解怀德之围,先头部队八十八师从十七日拂晓起连续向我第五师阵地攻击。有些阵地曾反复争夺,几度易手。此时,第五师的同志怕纵队不放心,几次电话报告: “昨夜部队普遍加修了工事,调整了部署,援敌过不来,请首长放心指挥第四、六师放手打下去。”话虽如此,但从听筒里听到语调急促,指挥所里十分紧张,可见敌人的压力不校现在为何沉寂?是第五师失掉抵抗能力,还是援敌逃之夭夭?9正想着,第五师指挥所又来电话报告:“八十八师真是孬种,他想跑。”“想跑?有什么动向?”王副参谋长急忙问道。“攻击停止了,公路上灰尘滚滚,汽车乱叫,不是要撤退是什么?”按照总部的意图,怀德之战的主要目标在于消灭援敌,现在援敌要逃跑,而抄敌后路的一纵此刻恐怕还没有赶到大黑林子,围歼部署尚未完成。情况十分紧急,我们想:千万不能叫它跑掉,坚决拖住它!

      这时,我们令第五师立即出动。第五师即以十三团一部分兵力从正面积极反击,把它缠住;以师的主力迅速从怀德至公主岭公路西侧南下迂回敌人,连克三村,切断敌八十八师的退路。第四师十一团以及纵队炮兵团,尾五师急进,第四、第六师主力随后跟进,准备随时投入战斗。敌八十七师唯恐单独逃命难以交帐,在大黑林子及其以北地区徘徊。从十里堡到大黑林子几十公里狭长地段内,塞满敌人两师人马,进退维谷,乱乱哄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怀德战斗胜利消息传到部队,战士们又听说前边抓住了敌人两个师,一个个都开心得很,有的说:“憋了两三个月这回可要过瘾了。”有的说:“快!别叫敌人溜了。”各级政治工作人员和指挥员一面走路,一面振臂高呼,进行宣传鼓动。当天,我纵第五师插到大黑林子西南侧,随即发起攻击,占领了大黑林子镇。从东北边杀来的兄弟部队一纵也同时赶到,与我纵会合,扎死了口袋嘴,斩断了敌人退路。敌七十一军直属队、八十八师、八十七师都成了瓮中之鳖。

        十八日拂晓前,我纵从大黑林子镇西南和西北向东北地区突击,一纵从东北向西南方向突击,在纵横几十里的地区,展开了激烈的围歼战。参战部队同心协力,猛烈突击,大胆穿插分割,像山洪暴发一样,奔腾在原野上,把一座座敌人占领的村庄淹没成一个一个的孤岛。打乱了敌人的战斗部署,割断了它的指挥系统,霎时杀声震耳,炮声隆隆,硝烟弥漫,遮住了初升的旭日,大地昏昏沉沉。敌机看不清目标,分不清敌我,干在空中瞎嗡嗡,既不敢投弹,又不敢扫射。我军则精神百倍,越战越勇,东杀西砍,如入无人之境。很快,敌人就整个动摇了,溃乱了,兵无斗志,像一群无头苍蝇四处乱撞,企图找出一线生路。我们对溃乱之敌,猛打猛冲猛追。所有部队,不管东南西北,听枪声就上,见敌人就追。战场上,纵队,特别是师、团、营都充分发扬了英勇顽强、机智灵活的战斗精神,有一个团就一个团打,有一个连就一个连打,有一个班就一个班打,有一个人就一个人打,直打得敌人喊爹叫娘,抱头鼠窜。指战员们真是开心极了,一个个像下山的猛虎冲入溃逃的羊群,不管敌人如何众多,不管有无上级命令,都灵活主动孤胆歼敌。不少连长、指导员也操起步枪或冲锋枪以普通战士姿态追歼逃敌。小山坡、村角、田野里、公路旁,到处都有我们的战士跟敌人扭在一起。敌人完全乱了,我们就以乱对乱,这真是一嘲以乱制乱”的痛快的歼灭战。

        敌人多方突围不成,军心本已动摇,岂堪如此一击!我军乘胜穷追,展开敌前喊话:“缴枪吧,别给蒋介石卖命了。”一部分解放战士也来个现身说法:“弟兄们,我是从七十一军过来的。是去年大洼战斗被解放的。这边宽待俘虏,愿当兵的欢迎,愿回家的给路费。咱们都是穷人,命是自己的,枪是老蒋的,别拚命啦!快缴枪投降吧!”丢魂丧胆的敌人听到喊话,乖乖地交出武器,有的自动集中,举起白旗,听候我军缴械。这时,机关干部也好,勤杂人员也好,手执武器的也好,赤手空拳的也好,只要喊一声“缴枪不杀”,立即俘虏成群。我纵有名的郯城英雄连的七班,在班长韩文胆率领下,单独追出二十几里,抓住乘坐汽车逃跑的敌七十一军榴炮营,连喊带打,缴获了几十辆十轮大卡车和八门美国炮,还有大批俘虏。十八日下午,敌军除军部少数人员坐汽车溜走以外,八十八师全部,八十七师主力和七十一军军部被歼。仅我纵即击毙七十一军参谋长冯宗毅、八十八师师长韩增栋以下八百余人,生俘师参谋主任、团长以下五千多人,缴获各种炮六十余门、坦克十二辆(另,击毁坦克四十八辆),其它军用品甚多。

       十九日,我第五师配合一纵乘胜解放了公主岭,切断了敌人的大动脉——中长路。怀德、大黑林子战役结束后,部队的胜利信心百倍。战士说:“再也不用返回江(松花江)北了,从今往后,咱这双脚就是指南针,一直朝南。”干部们更是兴高采烈,摩拳擦掌,准备投入新的战斗,歼灭更多的敌人。接着,为了配合南满兵团在沈(阳)吉(林)、四(平)梅(河口)两线的作战,我纵又奉命以奔袭动作,绕过四平,于六月二日攻克昌图县,全歼敌九十一师五千余人。至此,杜聿明的机动防御计划已彻底破产,东北我军对敌大规模进攻的铁锤,就以雷霆万钧之势,砸向敌人的头顶。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1 3:35:31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6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