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天津忆事(一)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二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636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攻克天津忆事(一)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6000
社区金币:6000
总发贴数:2055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攻克天津忆事(一)

攻克天津忆事(一)

 

王良太 黎克明撰写

  

注:王良太,时任39军115师师长   

    一九四九年一月进行的天津战役,是解放战争发展到战略决战的阶段,我军在新形势下创造的天津、北平、绥远三种歼敌方式中的一种以军事打击保障政治争取,以战斗解决配合和平解决的彻底的歼敌方式。它对于促进傅作义将军起义,争取和平解放北平,加速平津战役的胜利进程,起了积极的作用,是中央军委、毛主席制定的决胜华北的一步好棋。

    当年,我在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二纵队第四师(现沈阳军区第三十九军一一五师)任师长,曾亲身参加攻克天津的激烈战斗,深切感受到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英明正确,至今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挥师入关 围困津塘

 

 

    辽沈战役结束后,我东北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按照中央军委原计划就地整休。不久,接到军委、毛主席急电,令我野战军迅速作好入关作战的行动准备,于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挥师入关。

    十一月间,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召开纵队参谋长会议。我当时任第二纵队副参谋长,因纵队没有设参谋长,由我主持司令部工件,并参加了野司召开的这个会议,会后,我刚返回纵队司令部,纵队司令员刘震同志就找我谈话。他满怀期望地说:“老王啊,纵队党委请示了野司,决定调你到四师任师长,一进关就要打津塘,你担子不轻啊。这个师是老部队了,在东北有的仗没打好,影响了名誉,这次你去带这个师,我把主攻任务交给你,一定要打个翻身仗哟!”

    刘司令员意图,我是清楚的。两个月前,他曾向我谈起这个师仗没打好的原因。我们分析,这个师原是徐海东红二十五军主力,是有战斗力的好部队,问题只是领导力量弱。他当时打招呼,如果调你当师长,去不去?我表示,只要给我派去得力的团长,充实团队的干部力量,我一定去。他说好,有你这句话就行。

    这次,他正式宣布决定,我又要直接带兵打大仗了,不由心里激动,说:“刘司令员,我要的人,给不给呀?”

    他说:“咱们纵队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王扶之已经派到十团当团长了,四师侦察科的徐科长也批准到二营当营长。你看,还可以吧?”

    我连声说好,捺不住地问:“我什么时候去报到?”

    刘司令员拍拍我的肩膀,哈哈笑起来:“你急啥哟?部队马上进关,你随纵队部走,等部队开到塘沽,再上任不迟。现在,你还是我的参谋长嘛!”

    听他说得幽默,我也忍不住笑了。

    入关前,纵队党委指示四师及时调整与加强了各团的领导力量,特别是二纵队的老红军团第十团,做了很大的班子调整。从辽西会战和攻克沈阳以未,先后从纵队机关、纵直炮兵团和五师抽调.或从本师调配来王扶之、郭永昌、耍清川、楚农田、朱互宁、王国英等同志分任十团军政领导岗位的正、副职务。

    各部队入关准备就绪。十一月二十三日,东北解放军主力继四、十一纵队之后,开始入关,共八十四万大军分西、中、东三路,经冷口、喜峰口、山海关直下平津塘线。二纵队和七、十二纵队及特种兵纵队居东路,沿北宁铁路开赴塘沽。

    我随纵指刘震司令员、吴信权副司令员等一行,乘四辆美式吉普车、一辆美式中卡车,在部队前先行入关。东路入关的三个纵队赶到塘沽附近集结,二纵队指挥部设在塘沽北侧的芦台。我告别刘震司令员,到四师任职。

    我们入关前,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对我军在华北的战略企图不明,是防守,还是撤退。举旗不定。当他弄清我东北大军已入关、正向平津塘线运动时,才慌忙调整部署,一面加强北平防御,一面将芦台、汉沽的八十六军和丰台的六十二军(欠一五七师)调回天津,又将唐山的八十七军撤至塘沽;在天津集结了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所部两个广西军主力十个师的兵力,在塘沽集结了十七兵团司令侯镜如所部五个师的兵力,共计十八万人。

    我东北解放军主力入关后,在华北解放军的配合下,于十二月二十一日提前四天,完成了对平津塘诸点的分割与战略包围。根据毛主席关于集中三个纵队首先歼灭塘沽之敌,控制海口、断敌海上退路的原设想,野司参谋长兼天津前线司令部司令员刘亚楼命令我东路入关、割断津塘联系的三个纵队相机歼灭塘沽侯镜如部。我各部指挥员前去勘察塘沽地形,选择各自突破口。

    我带参谋、警卫员来到塘沽镇北面看地形,见镇外有二里多宽的盐田,块块盐田里淤积着海水,被道道水沟纵横交错地网络着。这样的地形,对我作战很不利……

    我正在思索时,突然被对面敌人发觉,向我们打枪打炮。一发炮弹飞来,正落在我身旁。身后的警卫员机智地将我拉进沟里,等了一刻,炮弹没有炸响,原来是颗臭弹。参谋、警卫员吃了虚惊,说:“师长,刚才好险呀,你真是命大!”

    现地勘察后,纵队党委在纵队指挥所召开扩大会,研究攻打塘沽可能遇到的困难。我们大家都分析说,从地形上看,塘沽港是位于海河左岸上孤零零的镇子,除西面其他方面都是开阔宽广的盐田水网,而镇东靠近海口,敌人主阵地在新港,与海口码头相连,那里停泊着敌兵舰。在这样的地形作战,一是不利于我展开兵力、水际难以构筑工事,部队难以荫蔽接敌;二是又涉水沟甚多,势必迟缓战斗动作,增加伤亡;三是不能断敌退路,一旦战斗打响,敌人遭到攻击,随时都会乘兵舰从海上撤走,这就很难过到预期战斗效果。

    鉴于这种情况,纵队党委集中大家意见,决定报请天津前线司令部刘亚楼司令员,向平津前线司令部建议,将攻塘主力部队转移到天津方向,改攻天津,仅留一部兵力继续割断津塘联系,警戒塘沽港。

    平津前线司令部于十二月二十九日十一时电报中央军委,拟以五个纵队的兵力包围天津,做天津战役准备。并将二、七纵队西移天津北侧,仅留十二纵队两个师和一个炮兵团警戒,封锁塘沽。当日夜,中央军委,毛主席回电,批准了平津前线司令部放弃攻击两沽计划和集中五个纵队改攻天津的战役决心。(两沽指塘沽、汉沽)

    天津前线司令部迅速做了天津战役部署计划,并将我纵队和一纵队调至天津西侧,我师奉命于十二月二十八日撤出塘沽,于三十日晚进至天津西郊。战役部署是,一、二纵队从西面,七、八纵队从东面,在两个相对的突击方向进行夹击,将天津守敌拦腰斩断,尔后向南、北两面发展,分割歼敌。为防止敌人向东南方向突围、汇合塘沽之敌从海上逃跑,又确定以九纵队从南面助攻,由此形成东西夹击、先南后北,各个歼灭的完整部署。

    在我军对平津之敌进行战略包围的过程中,“剿总”司令傅作义继续与我谈判,对我方提出的劝其举行起义,接受和平改编的解决办法一再拖延,以为缓兵之计。而敌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一面侈谈双方开战,会毁灭天津工商企业,侵害外国租界,引起国内外各界舆论,以此要挟;一面积极做顽抗准备,针对平津两敌的不同情况,中央军委,毛主席决定,对效忠于蒋介石的陈长捷,在其拒绝投诚,限时放下武器的情况下,用战斗方式坚决歼灭之,给傅作义作个榜样,以推动他痛下决心,迅速接受和平改编的解决办法。军委、毛主席制定的这一方针,成为我们进行天津战役的基本指导思想。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2 1:45:49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3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