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一)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十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1044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一)
炮兵营射击
 



等  级:超级版主
经 验 值:6561
社区金币:6561
总发贴数:2246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一)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一)

 

梁兴初

 

黑山阻击战

东北的10月,严冬初至。凛冽刺骨的寒风,像要扫尽大地一切残渣朽物,在平原上空愤怒地吼叫。落荒而逃的枯枝烂叶,起先想凭着低洼暗沟,权作招架顽抗之处。然而,只是几个回合,便被朔风卷起的遮天黄沙扑面压倒,终于永远也翻不起身来了……这正是1948年。全歼东北守敌的最后一战——辽沈战役,已经进行一个多月了。在这胜利的日子里,我东北人民解放军各纵队、各级指挥员,深知每一战斗行动是否部署得当,每一正确战机是否狠狠抓住,均将影响到整个战役“棋局”的得失。“棋局”是这样摆开的:经过1947年夏秋冬三个强大攻势之后,龟缩在长(春)沈(阳)锦(州)地区的蒋匪帮,苟延残喘地把“帅旗”插在沈阳,满以为“南可退,北可攻”,抱着待机卷土重来的美梦。未曾想,毛主席早把敌人这着“拙棋”看得一清二楚,9月间一道指示:“把主攻方向转向北宁线。”于是,在林彪、罗荣桓首长指挥下,无数支铁流云集辽西,南穿北插,前攻后堵;克义县,夺锦州。北宁线从此腰斩两段,一下就形成了“关门打狗”的胜利局面。

而现在,在全歼锦州十万守敌的胜利震撼下,长春守敌六十军起义了,新七军投降了。由沈阳西援锦州的廖耀湘兵团,也在我们十纵队和其他三支兄弟部队的纠缠扭打下,被阻止在彰武一带地区。眼看东北战场的彻底胜利近在咫尺,怎能不令人笑上眉梢,喜溢心头!3

我们十纵队遵野战军司令部“诱敌深入”的命令,于10月20日夜由新立屯以东转移到北镇沟帮子一线。与此同时,我长春、锦州方面的主力部队,正以极其秘密的动作,各自向南、向东迅速靠拢,这就正如一只五指平伸的铁拳,现在正在紧屈手指,很快就要形成一只愤怒的铁拳,将围困在彰武、新立屯地区的廖耀湘西进兵团一举捏死在手掌心了。我们十纵队的下一着棋,该是如何走呢?每想到自开原整训以来,早已燃起阶级仇恨烈火的战士,是那样急不可待地终日请求着“当尖兵”、“打大仗”;是那样怒不可遏地终日高呼着“杀敌立功,为阶级兄弟报仇!”我们身为指挥员的,是多么偏心于自己的部队,能够在这次决定东北命运的最后一战,打上一个过瘾的仗、一个最痛快的大仗啊!

我们的“偏心”,并没有落空。就在21日中午,我们收到了野司的急电:“长春敌十万起义投降,锦州敌十万被歼,沈阳陷于孤立,有企图向锦州突围,与锦西北上之敌会合,妄想夺回关内。令你们即返黑山、大虎山,选择阵地,构筑工事,顽强死守,阻击敌人,掩护主力到达后,骤歼前进之敌。”

电文短短不到百字。然而,每个字包含着多么重的分量;每一句话,又寄托着首长、人民给予我们多么重大的信任和期待啊!我们身为指挥员的,需要下定多么坚强的决心,才能肩负起这付关系着整个辽西围歼战胜负的重担!我们的战士们,又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才能完成解放战争所给予我们的这项历史使命呢!

在纵队指挥部里,在暖烘烘的炕上,纵队党委的常委会正在紧张地进行。地图上被红笔圈连起来的黑山、大虎山,北临高达千余公尺的医巫闾山脉,南接连绵九十余公里的沼泽地区;“北宁”和“大郑”两大铁路、公路,好像狡猾的长蛇,巧妙地从这二十公里宽的狭长丘陵地带,互不谦让地直穿关内。原来,就是这宽仅二十公里的狭长地区,正是沈阳通往锦州的唯一走廊,是敌人大兵团行动的必经之路。而黑山、大虎山,却正像两扇坚实的铁门,开则南北畅通,闭则人车堵塞。好啊!我们十纵队就要狠狠地把守住这两扇铁门,不让廖耀湘这块到手的“肥肉”,从我们手掌心里逃掉一兵一卒;我们十纵队,将要用“不让敌人前进一步”的顽强阻击战,敲响这辽西围歼战的胜利前奏曲!

对胜利的坚定信念,并不等于说胜利会自行来临。我们必须充分估计到敌方的强处,深刻看到敌方的弱点,根据敌方这些强弱点,定下正确的战斗部署,进行顽强的战斗。这样,无论我们所处的环境将是如何艰险,但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这就是我们即将迎击的敌人:国民党嫡系“王牌”——新一军、新六军、二○七师;再加上七十一军、四十九军、五十二军共五个军十二个师;在装备上,他们是有着大量飞机、坦克和上千门大炮配合作战的全部美式机械化部队。而我们呢?在数量上,仅是一个纵队。外加上一个临时配属的友军师;在装备上,则正如人所共知的:除了步枪、手榴弹外,谈不上什么飞机、坦克配合;就是所属炮兵,也仅是刚成立不久、炮弹特别稀少的三个山炮营,在敌人强大炮火的压制下,我们的作用又将要受到多大的局限性!

是的,如果光从数量和装备上看,我与敌方的力量悬殊。

但是我们深刻地看到:我们面前的敌人,已不是前两三年那样气焰嚣张、横闯南北满、凶凶然不可一世的敌人了!他们在受到去年我们连续发起的三次强大攻势之后,已被迫退守孤点,成为即将被歼的“瓮中之鳖”;而在锦州守敌被歼、长春守敌投降之后,他们更是命在旦夕,军心动摇,士气不振,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这就使我们深信:我们这一支纵队,能够在五倍于我的敌人面前,用我们“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寸土不让地堵住他们;用我们的顽强和机智,以一当十地消灭他们!

然而,正因为敌人是“丧家之犬”,则“鸡死”都要“扑翅”,“狗急”更要“跳墙”。敌人在临死前必然要作出的疯狂挣扎,又是那样严厉地预告着这一场战斗;难道敌人竟是那样轻而易举地一击即溃、一溃即逃的么?

更何况:仅仅是我们一个纵队,竟要担负起宽达二十五公里的防御正面。三个师同时展开防御的阵地形势,迫使我们每一块阵地都将受到多么沉重的加倍的压力呢?

更何况:敌人的先头搜索部队,已经进占了离黑山六十公里的芳山镇。时间是如此紧迫,我们赶到黑山、大虎山后,还要修筑必要的防御工事。在紧急仓促的时间内,工事能修出多少?赶修出来的工事,又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坚固程度呢?

更何况:现下已是北风凛冽、寒气刺骨的初冬,我们整个纵队的指战员至今尚未穿上棉衣。战士们就要穿着薄不经寒的单衣,终日战斗在风急地冻的山头。我们不仅要和敌人作战,还要与严寒搏斗。这对我们战士们的战斗处境,又将增加多少艰难困苦;对我们整个纵队,又将加重多大的考验呢?

……*

所有这一切,是那样严酷无情地决定了:这场战斗,绝不是一般的“轻磨慢擦”、“零打碎敲”,而必然是一场激烈、残酷的浴血奋战!我们必须咬紧牙关,动员战士们以死打硬拚的精神,经得起炮弹轰,经得起敌人冲!

这一切也决定了:这场战斗,绝不是那样平淡斯文的“安然坐守”;而必然是一场反复厮杀、来回拉锯的阵地争夺战!我们必须对主要方向和制高点,控制强大的预备队;准备随时投入对敌人的反冲锋。这就是:我们的防御,必须是“以攻代守”!

这一切也决定了:这场战斗,必须是在当地人民的大力配合下,才有可能胜利地完成任务。只有动员人民在物质、人力上给予支援,才能保证我们在仓促的时间内,修成工事,加强工事;只有人民在担架、运输上给予支援,才能保证我们把一人一马,全部投入到与敌反复厮杀的战斗中去!……)

胜利前景在望,严酷现实迎头。所有这一切,都促使常委会迅速构成了纵队党委的决心:“人在阵地在,誓死不让敌人前进一步!”

“坚持就是胜利!一定要把敌人狠狠抓住,以忍饥耐寒、死打硬拚的精神,杀得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绝不让敌人从东北跑掉一兵一卒!”

当我们确定了具体阵地部署,时间已是下午六点多了。这时,各师师长、政委纷纷赶到,听取纵队党委的动员布置。是的,肩负了这样一副关及整个战役大局的重担,面临着这样一嘲与阵地共存亡”的浴血奋战,无须我们多说,他们也深知即将到来的日子,将对我们部队带来多么巨大的考验;我们即将踏上的每一寸阵地,对我们说来将具有多么严重的价值。是的,在我们十纵队的战斗历程上,一叠新的日程,将很快被历史的巨手,一页又一页地揭开在我们面前了。这段日程将记录着我们的光荣胜利,还是书写着我们的沉痛教训呢?我在会上严峻地指出:“在想打好这一仗,不咬咬牙是不行的!现在,林、罗首长在看着我们,各兄弟部队更在看着我们。打好了,不仅是标志着东北的全部解放,更重要的是蒋介石又一个‘十万主力军’,被我们从他的军簿上一笔勾销;打坏了,十万大敌就将逃入关内,那么,这对我们整个解放战争,又将意味着什么呢?那只能说,我们对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大家看,我们现在就站在这样严重的任务面前,我们对待自己,难道还能有其它第二个要求么?没有了!要求只能是一个。那就是:只准打好,不准打坏!”政委周赤萍同志,接着也作了政治工作指示。他那乌黑深邃、炯炯刺人的眼光,不时地扫过会场上每一个同志的面孔。随着他那沉静而平稳的声调,各师领导同志时而陷入严肃、缜密的沉思,时而又发出轻松、满意地微笑。周赤萍同志的话,说得很有力量:“在十万大敌面前,我们是处于绝对劣势;但从整个战役来看,我们却处于绝对优势。要我们十纵队一口吃掉敌人,当然是不可能的。然而,我们却能够咬住他们,狠狠地咬住他们;只要我们一口咬住不放,引来的必然是无数把钢刀锐箭,将敌人剁斩成血泥肉酱!这样,即使我们被扯脱几颗牙齿,有什么值得吝惜;即使有些伤痛,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

在各师受领具体防御任务后,师长、政委们纷纷表达战斗决心。从他们斩钉截铁、激昂振奋的发言里,我深深感到:纵队党委“与阵地共存亡”的坚强决心,已在到会所有同志的思想上,铸结成一条坚如磐石的顽强信念了。这信念,很快就要变成一座巍峨大山,即使天塌下来也能顶住!这信念,像一道炽热的电流,将通过他们飞快地传给战士,化作千万道熊熊怒火,把敌人烧得头焦额烂!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7 3:57:15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4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