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三)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十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810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三)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6000
社区金币:6000
总发贴数:2055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三)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三)

 

梁兴初

 

深夜,我站在黑北城南山头上。夜幕笼罩大地,越向北,越发漆黑一团。随着一阵令人沉闷的寂静之后,不时传来一阵急促的枪声和短暂的爆炸声。这正是我小股出击部队,在炸断敌人的冲锋要道,袭扰敌人的夜间调动。我好像看见那根无形的战斗导火线,正在滋滋作响地燃烧起来了。明天,明天该是这些狂妄、愚蠢的敌人遭到狠狠痛击的第一天吧!?

24日晨六时,四架野马式敌机,带着滚雷似的轰隆声,飞扑黑山城上空。随着凄厉刺耳的尖啸,炸弹成串滚落,黑山城顿时被撕裂开了。与此同时,架设在张家窝棚方向的敌重炮群,也以雨注般的炮火,向高家屯一线遮头盖脑打来。几日来昼夜等待着的一场恶战,终于从今天开始了!

我叫二十九师、三十师报告情况。回答是:“敌人正在集结区内暗自运动,目前尚无攻击征候。”如此看来,敌人将黑山视为我们心脏,妄想先从我心脏开刀。这阴险毒辣的一着,也是我们昨天所预料到的了。但从现在炮击情况看来,敌人避开我黑山正面阵地,将矛头专指侧翼高家屯,企图首先切断我伸向敌人心脏的一只铁臂,这一着更加毒辣狡猾。我和周政委注意到敌人这一新的趋势,又想到高家屯因阵地难修、工事较弱,心头不禁有些沉重起来。我决定亲去二十八师指挥所,提醒该师加重注意这一新的情况。

走出指挥所窑洞,只见大地、天空,已完全沉浸在一团浓黑色的烟雾中。高家屯炮声已停,激烈的枪声随之而起。

“敌人开始冲锋了!”我心急脚快,几步就登上了城南山头。这时看见黑山城内,已是四处大火。纵队直属队的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抢救受难百姓的小孩、财物,正在熊熊火舌中跑进跑出。听到老乡们愤怒的咒骂声和凄厉的哭喊声,我心内又是一阵难以忍受的沉痛。东北人民的血海深仇,笔笔都记在我们心里,我们一定要找国民党彻底清算的。老乡们,你们高兴地看着吧,国民党在东北彻底垮台的日子,已经到啦!

二十八师指挥所设在城北高地的一个碉堡里。我刚走进碉堡,贺师长即迎上来说:“司令员,敌人在高家屯干起来了,看样子来头不小哩!”我问及前沿报来的情况,贺师长说敌人第一次冲击即展开三个营:一路冲向“九二”,一路冲向“一○一”,一路冲向高家屯石头山;以“一○一”方面之敌来势最猛。话刚落,只听得飞机轰隆声和炮弹爆炸声,又在高家屯阵地绞成一片了。显然,这是敌人第一次冲击被击退后,紧接着又开始了第二次冲击的炮火准备。这时我俯身从了望孔看去,只见“一○一”、“九二”等制高点,已完全裹卷在团团尘烟之中。五六架野马式敌机,发出疯狂般的啸叫,像一根线牵着似地,接二连三地在阵地上空翻滚;烟柱四起的炸弹落处,密如冰雹的炮弹疯狂地横扫过来。断木直甩半空,石块满天飞起。我想到战士们在这般猛烈炮火下的处境,深知这一场阻击战的激烈、残酷,将要超过以往我亲自参加过的每一次战斗了。我向贺师长说道:“老贺,敌人避开我刀尖锋芒,却从侧翼攻我刀背,这一着确实很毒辣哩!我们现在得随时准备把刀尖转过来,要让高家屯阵地,成为我们刺进敌人胸膛的一把利剑。对的,就让这把利剑,反复刺进拔出,致敌人于死命吧。但剑柄却要狠狠掌握在我们手里!”贺师长回答道:“请纵队党委放心,高家屯阵地交给我们,我们就有决心把它守祝二十八师是经得起这场考验的!”我说:“对!就是丢了,也要趁敌立足未稳,立即把它夺回来。把八二团准备好,反击一定要快!”

上午八时,敌七十一军九十一师以一个营兵力,向我大白台子八三团九连阵地发起进攻了。这是敌人为配合进攻高家屯,企图从西侧伸出一只拳头,迷惑我对其主攻方向的注意。敌人这一牵制行动,丝毫没有动摇二十八师指挥员的决心,师部指令八三团顽强阻击,仍将强大预备队放在东侧,这一决定得到纵队党委的欣然同意。

紧张、残酷的阵地争夺战,在高家屯一线激烈进行着。

这天,国民党党化部队青年军二○七师第三旅,担任了对高家屯冲击的主攻部队。我八四团二营在仅有一个山炮营的炮火支援下,坚守“一○一”、“九二”、“九○”等制高点,与敌人展开了反复冲杀、顽强奋战。

敌人第一次冲锋被击退后,旋即又以三个营兵力,向“一○一”、“九二”、石头山发起第二次猛攻。此时,在敌人猛烈炮火轰击下,我山头工事大部残破坍塌,人员也受到较大的伤亡。但“人在阵地在”的决心,鼓舞着二营战士,不怕烟熏火烧、伤筋折骨,从倒塌的战壕里纷纷而起,高呼着“为阶级兄弟报仇”的愤怒口号,在连队指挥员“走不近不打、瞄不准不打”的沉着指挥下,每次都以突然、密集的火力,给敌人一次更比一次惨重的杀伤。战斗持续到十一时,三次冲击“一○一”、“九二”高地之敌,遗尸数百余具,寸土未进。

敌人激怒之下,于十二时集中所有重炮群,豁出成吨钢铁,向我三处阵地暴雨般地倾泻而来。十二时半,敌人以一个半营,不惜一切人力损失,连续猛攻我高家屯石头山。我六连一个排,就在这表面工事全被摧毁的石头山上,首以机枪、手榴弹,后以石块、木头,连续击退敌人三次冲锋;当敌人紧接着发起第四次冲锋时,阵地只剩四人,激战至十四时半,阵地终于被敌占据。

由于石头山阵地失守,我“九二”高地侧翼即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十五时,敌一个营会同占领石头山之敌,由西、北两个方向,同时向“九二”高地猛攻;此时东侧山东屯阵地,因受敌人四面围攻,无力对“九二”高地给以火力支援。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四连指导员刘宝珊同志,沉着得像大风浪中的舵手。他一面指令战士们沉着应战,一面高声喝道:“同志们!谁是阶级硬骨头,就在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显出我们的阶级本色吧!刺刀见血最英雄,杀敌立功最光荣!”他那严峻、洪亮的声音,像一把熊熊火炬,照亮了战士们的头脑;他那沉着、平静的面孔,像一座巍峨大山,镇定了战士们的意志。一排长李永发同志,把口袋里的钢笔、零钱,一把掏给指导员,喊道:“指导员,我们有‘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要是我牺牲了,就让这钢笔、零钱,作为我最后一次党费吧!我们一排请指导员放心,在阶级敌人面前,我们绝不会出现草包!”英雄的“赵连才班”全体战士,这时纷纷向指导员喊道:“指导员,敌人夺不走我们‘赵连才班’的光荣历史,只能让我们的光荣红旗染上鲜血,绝不能让红旗染上半点污点!指导员,为我们感到高兴吧!‘赵连才班’争取新荣誉的时候,到啦!”阵地上群情激奋,士气高昂,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内,四连战士又以击毙敌人二百余名的战果,连续击退敌人三次冲锋。在这段时间里,刘宝珊同志像一个胜利信心的传播者,跑遍了阵地的每一个角落,他不时地喊着:“林彪投弹手,狠狠地打呀!”“赵连才班,看你们显威风啦!”……他随时都站在战士们身边,随时都在和战士们同甘共苦。一个共产党员的阶级本色,首先在他的身上得到最光辉的体现了!这种光辉,很快地反射到全连每一个战士的身边,敌人羊群似的冲锋队伍,每次都像坍塌了的墙壁,垮下去、垮下去……

然而,敌人很快又聚集了一个营兵力,向这仅剩下二十余人的连队,发起第四次猛攻。炮火节节轰击,队伍蜂拥而上;此时四连弹尽粮绝,前去增援的六连两个班,途中遭到炮火轰击,大部伤亡。显然,固守只有对我不利,团指挥所遂令四连撤出阵地,加强“一○一”高地防御。但该连一排六名战士未及撤出,阵地即遭敌人突破。一排长李永发同志为掩护全连撤退,身先士卒,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身负三处重伤,仍坚持用刺刀拚倒了第五个敌人。正在这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腰部,他和全排战士一起,壮烈牺牲在这块英雄的土地上。

“九二”高地失守;山东屯之五连又被敌人四面包围;四、六连人员所剩无几,高家屯一线处在严重危机中。十五时三十分,敌人集中两个营兵力,向“一○一”高地发起猛烈冲击。

几乎与此同时,二十九师刘、方两位师长相继向纵队指挥所报告:敌七十一军在大白台子受挫后,现又以四个营兵力,分三路向我八六团五连阵地进攻;敌新二十二师又向我三十四台子阵地发起冲击,并发现敌主力有向西迂回的企图。这是敌人为配合主攻方向的箝制和佯攻。我和周政委命令他们坚决阻击,并令三十师速派部队抢占青台泡、于树子一线,坚决阻敌向西迂回。至此,我纵队南起大虎山铁桥,西至水淦,全线投入了战斗。

战斗的焦点,仍然集中在高家屯阵地。“一○一”高地现在成为敌人最后的一颗眼中钉,也是我高家屯一线最后的一人制高点了!

敌人当然是很毒辣的。它在猛攻“九二”高地的同时,集中全部炮火向“一○一”高地施以最猛烈的轰击;占领了“九二”高地后,马上就以两个营向“一○一”冲杀上来。此时“一○一”阵地已是弹坑累累,碎石成堆,几乎所有的土木火力点都坍塌不能用了。我四、六连余部和营部通讯班共二十余人,就在这毫无依托的石头山上,利用弹坑滚进滚出,以密集的手榴弹火力,连续击退敌人四次冲锋。但敌人不顾一百余名的伤亡,纠其残部仍以羊群般的队形,从三面合围上来。此时我阵地只剩下五名战士,手榴弹也已全部打光,在一场激烈的短兵肉搏战后,我“一○一”高地终于被敌人占领。

情况万分危急!高家屯阵地失守,敌人必将直逼我黑山城下,并有趁此突破我整个黑山阵地的危险!在此千钧一发的关头,二十八师师长贺庆积同志表现出高度的沉着和果断。

他不等敌人有丝毫喘息机会,立即命令所属十二门山炮,向占领“一○一”之敌发起狂风骤雨般地轰击;又指令八二团一、三营,统由八四团团长兰芹同志指挥,在炮兵进行炮火准备后,立即反击高家屯。

十二门山炮集中突击一点,发挥出它的强大作用了!密集在“一○一”高地的敌人,还未来得有重整部署,我方炮火就如同烧得滚红的铁锅,遮头盖脑压将下来。“一○一”高地上空顿时尸肉横飞,嚎啕四起。就在这时刻,沸腾在战士心底的强烈的复仇愿望,该是得到多么惬意的满足啊!

十六时二十分,我八二团一营向主要突击点“一○一”高地发起进攻;三营兵分两路,直夺高家屯石头山和“九二”高地,借着裹卷山头的滚滚尘烟,战士们以猛虎般的飞速动作,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吓得惊慌失措的敌人正待反抗,一排手榴弹立即滚落在他们头上,顿时阵地上白刃飞舞,杀声震天。战士们“为阶级兄弟报仇”的熊熊怒火,为“全歼敌人坚守阵地”的顽强意志,就在这扑向敌人的冲杀时刻里,成了不可抗拒的力量,全部击落在敌人的头上。激战半小时,“一○一”守敌一百八十多名,全部被歼;盘据在石头山和“九二”高地上的敌人,在战士们勇猛的冲击下,未及几个回合,即吓得换头鼠窜。号称国民党“王牌”的青年军二○七师,在人民战士面前是如此的见不得刺刀,这又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红旗——被战士的鲜血染得更加鲜艳的红旗,重新又飘扬在高家屯阵地上!

敌二○七师第三旅用尽三个团兵力,连续对我进行了十个小时的攻击。现在,它像碰击在石头上的鸡蛋,落了个壳破浆迸,遗尸遍野;而整个正面防御的敌人,也由于高家屯阵地的当心一刀,如同捅破了口的皮球,顿时鼓不起气来了!

敌人的炮弹,稀稀疏疏地在阵地上响着,如同在遭到一场痛击后的惨叫,一场恶病中的喘息和呻吟……就在敌人疲惫不堪的此时,我小股出击部队以神速的动作,悄然插入敌阵地。我八六团一营奇袭水淦,浮敌八七师一个班;我八二团一连袭击高家屯西北的十里岗子,俘敌一六九师哨兵一名。在迎接更大一场恶战的前夜,我们是多么需要这些“活舌头”,给纵队指挥员提供决心部署和依据呀!

在矮小狭窄的纵队指挥所窑洞里,师以上干部会议对当天敌我情况进行了冷静的分析和讨论。看来,敌人在我五、六纵队尾逼之下,为争取时间迅速夺路逃跑,明日势必全力猛攻,这已是定局了。现在中心问题是:敌人的主要突击方向将指向哪里?会不会由于今天高家屯的严重受挫,因而矛头另指?……不!我们根据敌主力已大部靠拢黑山东北地区,一六九师已近逼高家屯阵地等情况,很快地就统一了结论:高家屯阵地,明日仍可能为敌人的主攻方向!这不仅由于高家屯阵地作用险要,而且更由于高家屯历经一整天炮击之后,如今已变得遍体鳞伤,明显地暴露出它的易攻难守。这些垂死挣扎的敌人,是不会看不到这一点的!他们在高家屯投下的数千颗炮弹,是不会让它只起到一天的作用的!

在迅速作出调整防御部署,确定二十八师星夜加深高家屯工事后,我进一步强调纵队党委的决心说:“明天,是起决定作用的一天了!要是说今天我们头上挨的是千磅炮弹,那么明天我们头上就一定挨的是万磅炸弹。但不管我们头上有多大压力,只要主力没有赶到,我们就一定要坚决守祝今后的作战方案,不管哪个师都是这么一句话:‘丢了,马上拿回来!’”周赤萍政委接着说道:“二十八师今天打得很好!虽然一个营只剩下一百多人了,但他们打垮了敌人一个整师的进攻!把这个营的顽强战斗精神,告诉我们整个纵队吧!我们就是要这样坚守阵地!”

二十八师顽强固守的英雄战绩,最有力地体现了纵队党委的决心,像千万朵胜利的火花,从纵队指挥所四处飞溅开了!这火花,跳蹦在每一块阵地的上空,闪耀在每一个战士的心里:“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我们一定能够守住阵地!国民党‘王牌军’们,你们在东北活不了几天啦!”

冬夜,寒风携带着浓烈的硝烟气息,在阵地上空不知疲惫地“嗷嗷”喊叫。在炮火中翻滚了一整天的战士们,唯一作为御寒用的绒毯烧焦了,薄不经寒的单军衣烤糊了!现在,在战斗的间隙,当人们思想刚刚从激烈战斗中解放出来的时刻,战士们忽然想起这已是冬天了!寒冷,好像从现在起才回到他们身上。“棉衣”——现在对战士们来说,这是多么温暖的字眼,多么令人感到热气烘烘的字眼啊!

但很快就在前沿阵地的战壕里,发出了这样惊喜的喊叫:“绒毯来了!大衣来了!”战士们像拥抱一个想念多年的战友,紧紧地把绒毯披裹在自己身上。这时,他们才忽然问起绒毯、大衣的来由。他们很快了解到:披穿在他们身上的大衣、绒毯,是从各级指挥员身上脱下来的。是从所有机关干部身上脱下来的。这种阶级兄弟的温暖,使他们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感动;他们流泪了!他们深深感到全身的热流是从阶级兄弟的血管里发出来的。这种热,能使他们在朔风中昂首挺立,笑驱寒流;这种热,像一把火照亮在他们心里,他们懂得明天该怎样去对付敌人,怎样来守卫我们的阵地!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7 4:01:16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7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