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四)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十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1051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四)
炮兵营射击
 



等  级:超级版主
经 验 值:6453
社区金币:6453
总发贴数:2210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四)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四)

 

梁兴初

 

大路上,人流滚滚,马车如潮。黑山村镇的老乡们,白天冒着炽烈的炮火,奔跑到山头阵地之间,救伤员、抬担架;现在,在寒风刺骨的深夜里,他们拖着疲乏劳累的身子,争抢着扛铁轨、抬木料,真挚恳切地招呼我们说:“同志,一定要把工事修好!”在这里,你分不出军和民,分不出谁是战士,谁是老乡。只有在这种时刻,人们才深深感觉到:守卫着黑山、大虎山的,不仅仅是我们一个纵队,那在任何时刻都将占压倒优势的人民,是永远和我们站在一起的。“战士加人民”,这就是我们的队伍,这就是我们的战争数学。这些五倍于我的敌人,你们哪一天才能够懂得这种数学呢?

25日。一阵天崩地裂般的炮声,撕破了黎明的帐幕。昨天遭到惨重打击的敌人,今天显然是恼羞成怒了。一开始,敌人即调集大部重炮群,把矛头指向高家屯,而且扩展了轰击幅度,不仅针对“一○一”、“九二”、“石头山”,就连高家屯最南端的下湾子,也被吞噬在一片炮火中了。现在,阵地上再也分辨不出一朵一朵的炮烟、一阵一阵的轰击声;人们能够觉察出来的,只是一个持久不息的响雷,一团浓黑色的腾腾翻滚的烟云。大地和天空,都被卷进了一个疯狂的大漩涡、大风暴中,仿佛山头在倒塌,大地眼看就要沉陷了。

正如我们昨天的估计:高家屯阵地仍然是敌人的主要突击方向;而且,其气焰势在必得,敌人定要作孤注一掷的拚死猛攻了!

这天,敌新六军一六九师,代替了昨天遭到严重伤亡的青年军二○七师第三旅。我八二团二营坚守高家屯一线,以该团一营及八四团全部作为随时反击高家屯的预备队。

八时,炮声刚停,十架敌机突然飞扑上空,进行轮番低空轰炸扫射。接着,敌一六九师倾出全师兵力,向我“一○一”、“九二”、下湾子,以成团的兵力发起猛攻。一场激烈、残酷的阵地争夺战,立即在高家屯一线展开了。

那些狂妄自大的敌人,满以为在经过一阵猛烈的炮击、轰炸之后,我山头战士毫无生存的余地了。岂不知我战士在炮火轰击期间,机智灵活地隐蔽在山背防炮洞内,炮火一停,即闪电般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成束的手榴弹势如雨落,机枪火力密如火网,在拥挤成团的敌人头上,真是百发百中,弹头连穿。刹那间,各阵地前倒下敌人一片。敌人在一小时内向高家屯阵地发起的三次冲锋,就这样连滚带爬地被击退下去了。

敌人三次冲击未成,即在高家屯石头山施下最毒辣的手段:以一个连兵力向我石头山发起冲锋,待我守备分队一个排与其扭打一团时,立即开动猛烈炮火,将其一个连作为牺牲品,照着山头进行了残酷轰击。就这样,敌一个连在咒骂嚎啕声中,被其上司亲手指挥的炮火全部打成了“炮灰”;与此同时,我一个排也大部伤亡,石头山就此失守了!

敌人用卑鄙、残酷的手段夺取了石头山,我“九二”高地之五连侧翼又遭暴露。十时,敌人以四个营兵力,由石头山、山东屯向“九二”高地发起夹击。敌人冲锋队伍一暴露在我炮兵视界内,二十八师贺师长立即指令所属山炮营,向敌人发起猛烈轰击。敌人未及靠近阵地,即遭到很大杀伤,纷纷败退下来。敌人恼羞成怒,即刻调集了几个重炮群,向我山炮阵地进行疯狂的压制射击,一面又纠合四个营,仍按原路冲向五连阵地。我五连战士在连长、指导员相继阵亡的情况下,班、排长自动代理指挥,以密集火力,杀伤敌人一百余名,连续击退两次冲击。此时,我五连阵地只剩下十余名战士了。当敌人以两个营兵力,分三路发起第三次冲锋时,五连战士高呼着“杀敌报仇”的口号,机智沉着地把敌人放进三十米内,突然投出成束手榴弹,杀伤敌人三十余名。敌人不顾伤亡,蜂拥而上,战士们即拉开成束手榴弹,随着一阵震天动地的巨响,敌人成堆倒下,我五连战士也全部壮烈牺牲了。

敌人占领“九二”高地,矛头立即转向“一○一”。敌一六九师将其进攻部队组成两人团,每次以两个营以上的兵力,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向“一○一”高地发起潮水似的冲击。冲击不成,马上调动大批炮群,施以报复性的轰击;接着又组织第二梯队发起连续冲击。我二营四、六连战士,在该营营长侯长禄同志沉着指挥下,在这寸草不生的石头山上,时而机智地进入山背隐蔽,时而以一个班的部队出击,突然出现在山腰敌冲锋群背后,用威力强大的爆破筒,投掷在敌人头上,杀得敌人前后招架,狼狈不堪。当敌人逼近阵地时,战士们即以弹坑为工事,以敌尸为依托,每次都把敌人放进最近距离内,随着统一口令给敌人以突然、密集的火力杀伤。就这样反复争夺二十余次,相持到下午二时,阵地前敌尸堆得像山一样,吓得面如土色的敌冲锋群,即使其身后督战队如何高声斥喝,也没有一个人胆敢前进一步了。这时我山头战士,看见气极无奈的敌人,又在山脚下搬出了蒋介石的“老法宝”——用金钱利诱,组织他们所谓的“敢死队”了。只见那些手执“金圆券”的“督战官”,在山下连连喝道:“兄弟们!廖长官知道你们勇敢善战!现在组织‘敢死队’,参加者,每人奖励十万元!头一个冲上去的,奖金再加一番!”

也许是国民党的“金圆券”太不值钱,那些匪兵们好像觉得为“十万元”丢条命,有些太不合算了。叫喊半天,仍是一人未动。于是那“督战官”又喝道:“现在每人再加五万!良机勿失,兄弟们冲呀!”'

就这样喊喊叫叫,不知最后加到了多少“万”,一支三百多名的“敢死队”,终算是勉强地组成了。随着一阵炮击,“敢死队”蜂拥而上。但他们刚冲至山腰,即遭到我迫击炮火的严重杀伤;待冲至我阵地跟前,我二营战士一面投出密如冰雹般的手榴弹,一面向敌人高声喊道:“你们不是‘敢死队’,你们是‘送死队’!你们要是国民党抓来的穷哥们,你们就受了国民党的欺骗了!他们出钱,是要你们为他们卖命!你们在这里卖命,家里还是饿得没有饭吃!……”战士们一阵喊话,像针尖一样刺痛了那些平日受尽压迫的国民党士兵。“敢死队”马上溃乱了,任凭“督战官”哇哇喊叫,队伍仍像决裂的水堤。敌人好容易凑成这一支“敢死队”,一下被宰掉三分之一,变成一支“怕死队”溃退下去了……

“金圆券”的利诱,看来仍然不能挽救敌人的既定恶运。时间每推迟一分钟,那“恶运”就更加逼近一步。气极败坏的敌人,终于孤注一掷,使上它最后的一着了:由国民党党徒和尉以上军官组成的“效忠党国先锋队”,很快就在“一○一”山脚下排成一线了。这些出身流氓、恶棍和地主子弟的顽固分子,现在已成为廖耀湘手中最信任的最后一张“王牌”。

例行的炮击又开始了,这次炮击是为了掩护其走狗党徒们进攻,显得格外疯狂、猛烈。碎石、土沙、热辣辣的气浪、又苦又辣的硝烟味,组成一股粗暴的狂风,是那样令人难以躲避地窒息着战士们的呼吸。“一○一”高地在经过两整天炮击之后,山头被削去两米,实际上已变成“九九”高地了。现在,战士们就在那烧得焦色的沙石堆里滚着;连续六七个小时的激战,已使得他们忘记了寒冷和饥饿。在战士们心里,只剩下这样几个很简单的念头:“把自己保存住,把敌人杀下去!”“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消灭敌人!”“我们把敌人拖住,敌人就逃不掉了!”除此以外,难道他们还能有其它更多的念头么?没有了!现在,战士们那红得冒血的眼睛,对天空、原野、远山,已失去了视觉的作用,他们狠狠地盯住敌人,又不时地照顾着自己身旁的战友。他们知道熬过了这一场炮击,跟着将是和一群恶狼的血战,在这场战斗里,他们将亲自宰掉那些真正的人民死对头,这的确是他们把全身怒火完全发泄出来的时候了!

然而,一个不可否认的现实,同时严酷地摆在他们面前:阵地上活着的战士,已经不足一百人了;在这活着的战士中间,有许多还是身负重伤、坚持着不肯下阵地的。用以打击敌人的子弹、手榴弹,越来越少……所有这些,当战士们还未来得及考虑到它的严重性时,敌人炮火突然停住,那些党徒们排成一字队形,组成五六道人网,前呼后拥地冲上来了!

现在,每一颗子弹,每一颗手榴弹,对我们战士来说,将是多么宝贵呀!营长侯长禄同志沉着地指令射击手们,首先将敌人的指挥官击毙,然后再将这群“无头之鸟”放进三四十米内,集中所有步枪火力,将敌人成排地打击。每当敌群里出现新的代理指挥官,“林彪射击手”的子弹,立即准确地飞到了他的头上。敌人冲锋队伍,顿时混乱起来。那些自以为是“至死服从”的国民党党徒们,为着一时的失利,在那里相互指责,破口谩骂,而就在他们争执不休的当儿,我手榴弹临空而至,劈头爆炸,有些家伙争执得尚未得出“结论”,自己的结局却已作出“定论”了。未死的敌人,立即清醒过来。他们重整队伍,随着一阵猛烈的枪弹、手榴弹,“呜嗷”的喊叫着冲杀上来。由于敌众我寡,敌人终于冲上了阵地。此时我战士挥开刺刀,朝着那些油头滑面的顽固党徒们,展开了一场英勇的肉搏战。有些战士身负几处刀伤,坚持不倒,却用双手狠狠捏死敌人;有些腿负重伤的伤员,由于不能立起战斗,就在敌人迫向他的同时,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荆就这样反复扭打二十余分钟,到头来仍是怕死的国民党党徒,在成堆敌尸面前,双手颤抖无力,在四连一个班的反击下,终于连滚带爬地溃退下去了。

敌人立即用猛烈炮火,再次轰击我“一○一”高地。这时敌人不先从正面突破,却一面以占领石头山之敌,攻进我黑山城北孙家屯,一面又以占领下湾子之敌,迂回占领了我黑山城东的“九四”高地,至此我“一○一”形成被困,情况极端危险。在此紧张情况下,我八二团军事教导队队长张国同志,机智果断地带领全队学员,以迅速勇猛的动作,全歼敌一个排,收回了“九四”高地;我八二团三营用白刃反击,驱出孙家屯之敌,将敌人追至十里岗子;我黑山正面威胁虽然得到解除,但“一○一”高地终因三面被困、弹尽人寡,于下午四时被敌人攻占了。

“一○一”高地失守,又一次打开了黑山的门户。“一○一”必将成为敌人的火力立足点,直接威胁到我整个黑山阵地了!我和周政委迅速商讨后,认为“一○一”高地务必立即夺回,否则敌人很可能乘势直插黑山,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贺师长在电话里请示:“是否等到晚上再反攻?”我说:“一定要黄昏前反击!我们现在虽然有疲累、有伤亡,但敌人的疲累、伤亡比我们更大!晚上攻,敌人就喘过气来了,工事也修好了。那个划得来呢?当然是现在就攻!攻到山头天就快黑了,黑了就是我们的天下。你认为对吗?”贺师长坚定地回答道:“我们坚决执行纵队党委指示,马上组织反击!”

在我和周政委心里,又何尝不了解二十八师当前的处境呢?今天上午,就在高家屯浴血奋战的同时,敌七十一军又以两个团兵力,向大白台子发起猛攻。我八三团三营战士,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以死打硬拚的精神,连续击退敌人三次冲击,当前沿阵地被敌人突破时,我三营指挥员以机智果断的及时反击,将敌人驱出阵地。现在,大白台子的枪声,终算是沉寂下来了。但八三团阵地寸土未失的胜利,难道不是他们付出重大代价的结果吗?而八二团、八四团,在经过两整天反复厮打之后,他们现在又能抽出多大兵力,来组织强有力的反击队伍呢?我们不禁为二十八师的反击力量,感到有些担心了。我提出调八九团二营由大边壕向高家屯增援,作为反击高家屯的第二梯队,周政委深表同意。我叫张参谋迅速下达命令后,立即亲去黑山城北观察。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7 4:03:01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9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