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军邱政委忆往事(5)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八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693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45军邱政委忆往事(5)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6000
社区金币:6000
总发贴数:2055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45军邱政委忆往事(5)

45军邱政委忆往事(5


邱会作

 

我当了文书,才知道我们部队的正式番号是“兴国泰和红色警卫连”,共有一百五十来号人,其成员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兴国县高兴圩的人。虽然我们是地方部队,但装备不错,战士差不多都有枪,子弹也不少,这在地方部队中是很少见的。这支部队在兴国县和泰和县交界的地方打过不少胜仗,同群众联系也密切,我们完全是家乡人民自己的子弟兵。我的同年叔杨宜佳和同年哥杨秀全是这支部队的创始人,他们在家乡的群众支持下创建了一支红军地方部队,对革命有贡献。

我们的部队由于有一定战斗力,最后江西省军区决定把我们归属省军区独立团,以后又随独立团编入中国工农红军江西省军区第二十五纵队。不久二十五纵队就改为红三军九师二十五团。杨秀全升任营长,我们的连长姓石。

我们部队整编成红军正规军后不久,1930年10月执行了一次护送一千多名新兵到红军主力部队去的任务。我们向北出发离开兴国到吉安,这是我第一次进到城镇里。原先我连兴国县城也没有去过,吉安虽然是个小县城但是在我眼里已经是太大了。

有一天,我正在连部,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了“嘟、嘟、嘟……”的声音,我吓了一跳。连长告诉我说,那是赣江上的小火轮(蒸汽机轮船),我们都到江边去看新奇。正在这时,值星排长急忙跑来向连长报告说:“不好了,几个新兵连的人大多数跑到山上去了,说是‘小火龙’来了,一口能吃下一个人。现在有百十名新兵跑了,散在城外满山都是。”石连长马上带部队上山去找人,我也跟着去了。我们用家乡土话向新兵们喊:“大家不要怕,不用跑。江上的小火轮是一种船,不是小火龙,它不会吃人,也上不了岸。”我们的话起了作用,一部份人不跑了,下山回到宿营的房子里去。后来各单位清查人数,一千多名新兵少了一百多人。跑了的人找回来的不多。几天艰苦的部队生活就难倒了他们。另外,也有些人是当地苏维埃政府为完成上面压下来的任务,被强制性地送来的,那些人原本就不想参军,正好借这个机会就不辞而别跑回家里去了。

执行护送新兵的任务完成后不久,我调到团部宣传队任宣传员。

我们红三军九师可以说基本是兴国县的地方部队,但是编入红三军之后,部队活动的范围就大多了,不久我们离开吉安,开到樟树一带活动,转一大圈后又回到兴国县和泰和一带。1930年11月开到了万安县境内的东固山,准备粉碎敌人刚发动的对苏区红军的第一次围剿,在这段时间里,部队都是在行军中生活的。

上面说的是红军初创时期的一些真实情况的写照。今天,红军已发展成了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现代化的军队。作为这支军队初期的参加者,我基本上看到她发展的全过程。中国人民解放军能从那么一支以没有文化的农民为主的军队发展成现在这样强大,是很了不起的。这是几代人、特别是最早参加的一代革命者努力奋斗的结果。

肃清「AB团」

我们部队从赣西北返回吉安后,驻在东固镇以东一个叫龙岗的地方。在这里驻防时,红军里杀”AB团”风潮传到我们部队里。

“AB团”到底是个什么组织?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只听说它是坏人组成的一个秘密反革命组织。几年后,我到瑞金红军学校学习时才知道它是“反共团”英文字母的缩写。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江西南部就有了“AB团”,但很快就被打了下去。1929年夏天开始,敌人又把这个名字拿出来使用,主要是给苏维埃政权和红军内部的人栽赃的,用这种从内部攻破的方法来瓦解革命政权和红军。1930年7月在苏区内乱抓”AB团”就开始了,入冬之前在红军中也风行开了,误抓误杀了很多自己的人,敌人的阴谋得逞了。

我们部队在龙岗驻扎下之后,开始就地整训,积极做着反“围剿”的准备。我们团宣传队员都分散到基层各连队去做青年工作。我被分到原来所在的八连进行政治鼓动。整训开始时,我的思想和工作都很好,经常受到团部的表扬。但做着做着就不对味了,上级要求官兵们发动起来揭发混进革命队伍里的坏人,宣传队员要带头,本来正常的生活突然被打乱。肃反运动开始了。这是我第一次遇到革命队伍内部的整肃,虽然我还小,只是个小小的团宣传委员,组织上没有审查我,但我被一些眼前发生的事情吓得很厉害。

我们部队的肃反运动就是抓“AB团”、杀“AB团”,运动在1930年12月发生的“富田事件”时达到高潮。在那次事件前后,红军内部和苏维埃内部都错杀了一大批无辜的人。运动开始没几天,八连政委就被抓走,听说他是”AB团”。没几天,我们的二排长也不见了,不久又有几个班长没了,被抓走杀了。看到这些熟悉的人一夜之间就成了”反革命分子”丧了命,我有点紧张。杀”AB团”处决人的场地离我们的住地有十里路。那时每天都有人被绑到那里去执行死刑,杀人的恐怖新闻我也听到不少。掉脑袋虽然轮不到我头上,但我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事,整日也是愁眉不展的。

肃反期间,有一次我随福叔去部队驻地附近赶集,我们买好菜之后,正要往回走,突然听到军号的声音,这种号音以前我没有听过,声音使人心里很难受。我们赶快往住处走,当我们走到河边时,已经军事戒严了,桥上不准过人。不一会儿,我看到河滩上绑着几个“犯人”,接着执行人用大刀砍他们的脑袋,那几个人躺在沙滩上,血染红一片,这可把我吓坏了。因为前几天传来的消息,说已经调到省里当共青团巡视员的黑子也是“AB团”,而我正是他介绍入团的,这会不会牵连到我?

回到连部之后,我死死地把石连长拖住,反复问他:“黑子(杨唐艺)是不是也是那个……”,石连长听得懂我的意思,他一句话不说,让我更着急了,晚上我就病倒了。很快杨秀全来了,杨秀全问明情况后说:“我知道了,他的病,三班长(士兵肃反委员会主席)就可以治好。”不一会儿,三班长来了,向我做了解释,我这时才明白了我参加的不是“AB团”的团,而是共青团的团,“肃反”不会牵连到我,我的“病”也很快就好了。

我对自己不是“AB团”,心里有了底,不太害怕了。但是红军部队“AB团”的风并没有停止。有一次我到上级机关去送信,回来的路上又看到别的部队杀“AB团”。为了不让那些人死刑前喊叫,行刑前用小树杈横在嘴里,用绳子绑住,行刑的方法比我们那天在河滩上见到的更残酷。为了节约子弹,执行人把要杀的人绑起后推倒在地,用大石头砸“犯人”的头,砸得脑浆四溅……我一见这个场面,吓得就跑。回忆起那一天的情景,现在仍然感到不寒而栗。打“AB团”活动不久就停止啦,但红军中相当一批中下层指挥员被无辜地杀掉了,使初建不久还很弱小的红军大大地伤了元气。这场政治大灾难,有政治路线错误的原因,这是主要的,但是以落后地区农民组成的红军部队的愚昧也加重了这场风潮的灾难性。 

参加粉碎第一次「围剿」

1930年10月下旬,江西苏区的形势明显紧张了。蒋介石对红军进行第一次“围剿”,企图在三至四个月内一举消灭江西苏区的红军。

我们这支部队在袁金渡过赣江后就开始动员反“围剿”。当时红军的政治工作人员水平不高,不能通俗地说明反“围剿”的意义,只讲一些“捍卫红色苏维埃”之类的口号。战士们对围剿红军的国民党中央军心里没底,不少人有些害怕。恰好我们红三军和红四军一个师的部队住相邻的村子。一天,红四军军长林彪来给红四军部队讲话,上级通知我们也去听。

这是我第一见到林彪。他根本不像老兵们传说的那样是每战必胜的威风人物,而是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个子不高,浓浓的眉毛。他如果不是骑马来,后面还跟有护兵,谁也不相信他是红军第一主力的红四军军长。

林彪在打谷场上的台子上对着下面一大片部队说:我们现在集合兵力回到自己的“家”门口来打这一仗,是因为我们熟悉这里,老百姓又拥护我们。敌人对这里倒是很陌生,我们把白军引到山沟里来,牵着敌人跟着我们转,把它像蛇一样,拉的很长,我们在适当的时侯猛地一回头,把敌人切成几段,像獾子吃蛇一样,一段一段地把敌人吃掉……。林彪用通俗的道理来说明我们能打败敌人,士兵们听了林彪的讲话之后,明白了红军的战法,提高了认识,主要是解决了“怕”的思想问题。我那时当兵已有一年,听了林彪讲话,我第一次明白了战争有“战略战术”问题。前段时间,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对反“围剿”的战略方针进行了讨论,要在赣江以东苏区腹地有利的地形下,发现敌人的弱点,再对其进行攻击。这个战略被林彪深入浅出地向士兵们讲明白了。

11月中旬以后,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和苏维埃政府对粉碎敌人的“围剿”进行了紧张的准备工作,在部队和群众中,采取多种形式进行深入的宣传和政治动员,解除战士和老百姓的种种顾虑,树立必胜的信心。临战前,总前委在小布召开军民誓师大会。会场上张贴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的大标语,这些都是毛主席最早的军事思想。红一方面军总部根据毛主席的战略思想,颁发《三十条作战注意》,简明地规定了指导思想,原则和要求,战场纪律后方工作和战后注意事项等等。毛主席的指挥是我们能够粉碎敌人“围剿”的保证!

我参军之后打过的仗都是打的地主武装和国民党地方武装靖卫团,国民党的“中央军”是个什么样子却没见过。现在要和他们打大仗,我并不害怕,反倒有新奇感,希望仗最好早点打起来。1930年12月底,我们连进行战前动员。石连长说:“敌人已经被兄弟部队牵着鼻子走到龙岗的山谷里了,我们要把他们堵在山沟里消灭掉。在战场上,谁活着谁就要打下去,绝不能怕死!”

第二天,红三军各部队在龙岗的稻田地里集结,第三天拂晓,我们部队上战场,这是红三军九师参加反“围剿”作战的第一天。我们连是九师参战的前卫连,走了十多里路的时候,大家看到红一方面军毛泽东总政委、朱德总司令站在路边土岗上检阅上战场的部队。因为部队走得很快并且已经听到枪声,我无法细看自己的最大领导,只看到毛总政委身躯很高大。当时红军中对毛泽东有很多传说,说只要他在,就能打胜仗。那天是我第一次看到毛泽东,并且是在战场的枪声伴奏下看到的。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8 2:47:06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6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