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将苏静关于四野战史的第二次(口头)意见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评说军事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30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中将苏静关于四野战史的第二次(口头)意见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5214
社区金币:5214
总发贴数:1781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中将苏静关于四野战史的第二次(口头)意见

    1997年3月27日,四野战史编写领导小组在北京召开第二次会议,苏静有一个长篇发言(根据录音整理)。    
    办公室的报告,我看了,送审稿,没有全部看完,重点看了一下。看文件,我有一个经验,文件太多了,主要是前头看一看,最重要的在后头。因为后头是要解决问题的,这是一般的经验和规律。我看了你们写的报告后头,解决问题的这一部分想尽快出版,你们说修改以后,思想性更强了,结构更合理了,文字更严谨流畅,重要问题处理得当,我认为你们讲得有点太满了。这是我的看法,其他的同志也可以谈。我看了送审稿,同以前修改稿在思想和内容方面,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当然也有些修改,不是主要问题。    
    上次我提了个书面意见,解放战争初期这一部分,史料史实列得不够准确全面,全是没有引起编写组同志的注意,没有提,也没有改。我提到,关于东北局初期的工作方针是有分歧的,这一点,我过去了解一些,也听了陈云同志讲过一些,也看了陈云同志的说明,确实有分歧。陈云同志在编审《辽沈决战》一书中说,东北局当时执行的是通过夺占大城市和铁路干线,独霸东北的方针,许多同志不同意这一观点。陈云同志说,大城市谁不要,问题是当时要得到要不到的问题。所以他说:1948年有个决议指出,东北局初期的指导方针有错误,这是可以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以下我讲一讲几个有分歧的问题。       一是“让开大路,占领两厢”问题。你们刚才在说明中讲到,说是中央和毛泽东给东北局没有这个批示,没有这个提法,这个我显然不同意。为什么呢?我在那里亲眼看到了,而且1962年的《四野战史稿》,就专门有这个题目,叫做“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并不是现在才发现的。这个“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当时我觉得挺好,觉得比农村包围城市提法更符合东北的实际。而且中央和毛主席给东北的批示,也是这个主要精神。“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写给重庆代表团也是一个事实。但是,比较有常识的人也可能理解,写给毛泽东这个“让开大路,占领两厢”,是要谁执行的?要在重庆执行吗?显然不是。当然是要东北执行,这是针对东北说的嘛!如果说没有给东北的批示,是说不过去的,中央的一些指示,我也亲眼看了,当时在东北的领导陈(云)、高(岗)、洛(甫),就东北敌我斗争形势向中央和东北局提出的意见都有这个精神,你们大家可以想一想看,那个时期讲这两句话,说是为了让苏军顺利撤退,这个能说得通吗?苏军撤退还用得着“让”?你还要去占领两厢,对苏军来说,那个时期我是知道的,我们在城市里头,他还想用机关枪赶你出去,说“让开大路,占领两厢”,让他能顺利出去,这个不符合实际。这种写法,连毛主席的话都抹掉了。毛主席不是在七届二中全会讲过嘛!我提了个书面意见,不知道大家看到了没有,毛泽东讲的这一段话最精彩,我也和其他同志交谈过,写战史应该按毛主席的这个精神来写。“让开大路,占领两厢,是陈云、高岗、洛甫的主张,中央接受了,指示他们执行了,集中起来,胜利了。”这个不是中央的指示吗?怎么能说没有这个内容呢?抓住这个中央文献研究室1985年再版把毛泽东选集有关题解中“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几个字删掉了,作为一个根据,我想这是站不住脚的。总之,“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问题,是中央对东北指示的根本精神,是战略指导方针。    二是对四平保卫战的问题。我认为应该用实践是检真理的唯一标准来写。刚才你们也讲了,要从战略的高度来叙述和评价四平保卫战,与中央的认识保持一致,是符合历史实际的情况。但是,事实是怎么样的呢?恐怕有些同志没有参加,不知道。我记得,洪副主席也参加了嘛!事实证明,我们打得相当英勇,这个没有问题,但损失确实很惨重,我们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仗,摆开来让敌人攻,用飞机炮火轰,严重的时候,一天伤亡1000多人,打下来撤退的时候,几乎丧失了战斗力,陷入了一种危险的境地,而且不得不放弃长春。长春当时有几种提法,想把它变成马德里,后来撤掉了,这个也和中央保持一致的话,那不也是错误嘛。我想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写,是比较正确的。在那一次后,这个计划就打破了,很狼狈,撤至松花江以北。我听了林彪有一次讲话说:“有人说,我跑得太快了,我讲我跑得太慢了,人家机械化部队。”但是有一点,就是国民党的部队,是按他的一种战法,只要有抵抗,就先要架起炮来打一打以后,才敢前进。我们就利用国民党军队的这种追击,准备时间撤退了。还有撤退不及留在后面的,很狼狈。所以当时有人提出,保卫四平得不偿失,这个我查了,我也听说了,是黄克诚同志讲的,其他的同志也有类似的一些话。总部还有个电报,专门给中央报告了这个情况,提出四平保卫战在战略上是失败的,韩先楚写了一篇文章也讲到了,“保卫四平这一仗,在战略上是失策”。其他同志也有类似的意见。     
    四平保卫战,我所知道的,是为了阻止敌人的进攻,为了配合当时东北的和谈,国民党要进攻四平,是要一直打到长春的,甚至要打到哈尔滨的。它是要独霸东北的。有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看不清楚,也没有那个经验,提出要根据中央的精神,把四平打出就地停战。这不可能嘛!怎么能打出就地停战呢?结果还是狼狈撤退,并没有达到目的,丢掉了一大片,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吧。松花江以南基本上都丢掉了,大城市都被占了,我们撤到松花江以北,会议都开不成了,乱得很,林彪都不想撤到哈尔滨去,准备到长白山打游击了。哈尔滨准备放弃了,有的已经撤到佳木斯去了。    
    那一阵子,思想是最混乱的,意见是最不统一的,进军东北时有一些同志没有打仗的思想准备,都觉得好像八年抗战在敌后坚持,胜利了到东北去很好啊。日本人已经投降了,不至于再打仗,这种思想的人很多,没有准备打仗,主力的部队,走得相当远,有的从延安一直走到哈尔滨,等于是一个小长征。三师走得相当远,从华中到东北,从吃大米到吃煎饼到吃高粱米,到了东北的时候,寒冷没有棉衣穿,所以,黄克诚同志提出“七无”。那个时候,那样混乱的情况,艰苦的情况,不写,好像我们到东北打仗是很容易的,应该说是经过艰苦斗争斗出来的。这个艰苦斗争写得不够,我记得我进东北的头一年没有棉衣,谁给你发棉衣,没有后方。以后,罗帅把我找去,把我们三个调给林彪,我一个,李作鹏一个,何敬之一个,所谓“前总”就是这三个。那时候,开始也是准备打仗的,到了锦州以后,就到了江家屯。我们“前总”和一个警卫连坐了两辆汽车就走了。来到江家屯,到了那里,从锦州出来的汽车司机跑了,我们在那里动不了。晚上还要打土匪,我记得很清楚,林彪带着李作鹏打土匪时,林彪在那里很着急,说“今天晚上你不去打土匪,晚上你不能睡觉。因为他还会来打你”。    
    打土匪,不光是没有群众基础,而且群众不欢迎我们。敌情不了解,13军的一个师就从我们跟前过,从离江家屯不远的地方过,到了虹螺岘。我们2师的一个团政委带了一个连,还是主力连,到江家屯来汇报。过来的时候没有敌人,回去的时候在虹螺岘碰到敌人,这个连全部给敌人消灭了,团政委被俘了,那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消息,后来我们撤到了哈尔滨的时候,不晓得怎么样回来了,团政委给抓去下了煤矿挖煤去了,后来跑回哈尔滨来了。当时是这样一种情况,我们的侦察员一出去,活动不了。怎么活动不了呢?老百姓的一种看法是,国民党来了,国民党是代表中国政府的。共产党已经打败了,兵败如山倒,要缴我们侦察员的枪。    
    这完全符合黄克诚同志提出来的“七无”。山海关守不住,退下来了,后来不是想要在锦州打一仗吗?根据那个情况,不行,那个时候,根据中央的精神,还有想打一仗的看法。那个时候也打了一下,打高桥。林彪说,这一次想要打一下,要采取锥子战术。试探了一下,只抓了一两个俘虏回来,没打。敌人已经走到我们前面去了,结果我们“前总”跟到敌人的后面走。敌人从前面走了,我问老百姓,老百姓不敢说,问他们前面过去部队了吗?也有的说有,有部队,昨天才从这里过去的,确实国民党从那里过去了。我们在后头走,走到上下齐台,我们的侦察员抓了一个到老百姓那里买小鸡的国民党兵,抓到他一问,一个师住在山下。那回打了一仗,没打好,是7旅和1师打的。没打好是什么情况呢,因为没有根据地,伤兵没人抬。一个团要留下一个营抬伤兵。在那个时候怎么让老百姓来抬伤兵,不可能。没有根据地,就不能打仗,这一仗打成了一个击溃仗。    
    回头再讲一下四平保卫战,那是为了阻击敌人前进,配合和谈,还听说马歇尔要去。林彪说:马歇尔都要来,那就打一打吧。那是硬着头皮打的。讲到四平保卫战的问题,这个仗实际上没有达到我们要求的目的。打到就地停战,愿望很好,只要四平守住了,那后面一大片是我们的。什么吉林呢,长春呢,哈尔滨呢,都全部是我们的。一停战他们就不能来了。实际上人家国民党不干。没有达到这个目的。黄克诚同志的秘书说,黄克诚对这个意见很大,他为这个事情发了两份电报给中央,发了一份电报给林彪。没人回他的电报,他不主张打四平。有的人说,四平保卫战是中央决定的,说得不偿失,战略失策,是错误的。我认为,只要不违背历史事实,是可以允许有不同意见的。不能说中央有这个决定,有不同的意见就是错误的。    三是讲讲应该怎么样反映“七七决议”的问题,我认为,应该按照罗荣桓同志的说明来说这个“七七决议”比较合适。这是我个人的看法,罗荣桓有文章,你们都可以查一查。    罗荣桓同志说,“七七决议”对当时的一场争论作了总结。东北局的领导基本上级取得了一致。毛主席12月28日的一个战略批示得到了坚定的贯彻。我们建立了统一集中的领导核心,才把全党、全军团结起来,从而阻止和打垮了敌人的进攻。这是罗荣桓的意见,这个意见我觉得应该反映。不能像你们刚才所讲的,只反映军事部分。军事部分也要讲,但是更重要的是思想问题的解决。在这里我要顺带讲一下,四平保卫战也有好的方面,好的方面是什么呢?好的就是这一仗从反面告诉我们,存有和平幻想是不行的,到东北来享乐是不行的,非要艰苦奋斗不行。想要冒险打一仗就解决问题就胜利了,那是不可能的。敌强我弱嘛!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有这个幻想,那是不切实际的,是一种冒险。     
    再讲一讲战史本身,你们总结的基本经验,第一小节也都讲了,有的讲得很有道理,但有的是一般化,没有把有代表性的作战特色写出来。典型的事讲得不多。就电报、材料写战史,而且有些地方讲得不透。我讲几个例子。东北四野比较有特色的,你们也讲了,有六个战术原则,我就不讲了。但是那六个战术原则是在什么情况下提出的,还写得不透。像连队打胜仗的根本办法没有收集进去吧。这是东北的特点。我觉得不讲你们也不一定清楚。所谓越权指挥你们在基本经验总结也提到了,也就是越级指挥。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你们说不清楚。你们也写了司令部工作,写得不错。但我觉得那时司令部工作不怎么样。我那个时候管作战又管训练的。这个作战和训练实际上是林彪直接抓,直接管。我们只做了些保障工作。真正有用的,能起到越级指挥,能起到信号指挥的,是情报和通信。没有情报,怎么指挥到前面去?在这点上东北的纵队也好,兵团也好,有意见也提不出来。为什么?你不了解情况,我了解情况,我先指挥起来有什么不好啊?这个你们没有经验,写不透。我还要讲信号指挥。信号指挥大概你们也知道,很简单,但很起作用。这是通信方面的代号,每一个前面的部队到了一个地方,稍微在半路上休息一下,必须首先架起电台,与总部联系。中间规定了很简单的几个号码。这个号码是代表继续前进、停止或待命。这几个信号就能避免走弯路,避免抓不到敌人。    
    还有概述问题。我上次就建议把它删掉,另外写一个导言,写得集中一点,更概括一点,不是更好吗?我的建议你们不采纳可以,但是我这回还要提出来。那个概述是要好好研究的。第一阶段从什么时候算起呀,进军东北,截止到哈尔滨说算第一阶段吗?这算什么阶段?说不出名堂来。你说这个属于防御阶段,那应该把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包括进去。编写四野战史工作,你们大概有的清楚,有的不太清楚,我可能比你们清楚多一点,编写四野战史工作从1954年就开始写了,从中南开始写的。到1960年又搞了一次,最后那个稿送给总政了。那个时候觉得不成熟。写得不透,不能解决问题。我亲自处理的。    
    你们刚才讲了海南岛,有几个意见可能不提,允许有不同的意见嘛。渡海用机帆船,或者先用帆船,这个不同的意见是可以提的,没有什么定论的地方。还有打天津的时候,你们也写了这个问题,说是一纵和二纵谁先到的问题,我想,可不提这个问题,提了这个问题反而麻烦。人家已经自己解决了,你何必提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李天佑和刘震他们已经谈了,最后刘震同意说是一纵先到。李天佑的回忆录也是这样讲。我问了李天佑的爱人,她说,他们已经达成协议,一纵先到,不写也可以。拍“辽沈战役”电影我当顾问,拍这一部分的时候我也不提谁先到,来一个金汤桥会师,会师大概也可以先到,也可以后到,也不说同时到。你们要写同时到,本来是个小事情,会引起麻烦。写战史应该慎重,应该考虑多方面的意见。不要匆匆忙忙地赶时间,你们想赶在70周年建军节前和香港回归的时候作为献礼。不要那样匆忙嘛。    
    我还想反映一个意见。有一些顾问总问我,顾问委员会怎么也不开一次会呀。济南军区写115师的战史,开了个顾问委员会,我也算一个顾问。人家就问,人家山东都开了会,怎么四野战史写得那么久了,顾问也不开个会,他们在那里盯着呢。我就反映这个意见。我也不好说。我也不知道,我对这个战史管得很少。第一次会议参加了。以后你们怎么讨论研究,我说你们在哪里编写我都不知道。我也没去。今天算是第二次会议我参加了,我情况了解得不多,说得太多也不好,所以我就说到这里。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8-7-8 9:52:04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9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