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五)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十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707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五)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5415
社区金币:5415
总发贴数:1854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五)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纵(五)

 

梁兴初

 

我来到城北炮兵阵地,二十八师政委晏福生同志告诉我:贺师长已前去前进指挥所,亲自指挥战斗去了。我不禁为贺庆积同志在这种情况下的坚决、果断,感到深为满意。我用望远镜观察敌人,只见东北方向的胡家窝棚,有大批敌人蜂拥而出,黑压压一片,直奔韩家窝棚方向而来。敌人这一行动,明显地是为了增援高家屯,并为下一步攻击作好兵力准备。我立即指令二十八师山炮营,炮击胡家窝棚村前公路。十分钟猛烈的急袭复射,只杀得增援之敌东歪西倒、前碰后撞,爬的爬、滚的滚,纷纷龟缩到胡家窝棚去了。我们的炮声刚停,敌重炮群马上进行报复,哗啦啦一片炮弹,顿时在阵地前后爆炸开了。晏政委走过来说:“请司令员下去吧!‘一○一’高地我们一定要把它夺回来!”我说:“你叫炮兵时刻注意胡家窝棚,他的援兵一出,就狠狠把它揍回去!”又问炮兵三连韩连长:会不会间接射击?他说不会,一时把我逗笑了。不过这也难怪,这些用缴获过来的敌炮,成立仅仅一年多的炮兵,平时因炮弹珍贵,很少进行过实弹射击,学会直接射击就很不坏了;不会间接射击,又怎能责难他们呢?我笑着说:“这可不行啊!没有观测器材,咱们动脑子嘛!敌人进攻时成团成营,不都是呆在那边山脚下吗?你们以后不妨把距离加远点,打它几发试试。咱们不会洋办法,土办法也行啰!”

说得大伙都笑了。韩连长兴奋地说:“司令员,我现在就打,行不行?”我说:“现在先别打。你先把距离估计好,等我们部队发起反击了,你就朝着山背猛揍一顿,要叫山上的敌人一个也跑不了,山下的预备队一个也上不来!”

下午六时,我八二团全部和八四团三营所有兵力,在贺师长亲自进行战斗动员后,随着一阵猛烈炮火,分四路直扑高家屯。我八二团一营主攻“一○一”,八四团三营从两侧包围;八二团二、三营则分成两路,直取高家屯石头山与“九二”高地。全纵队都把愤怒和力量,放在二十八师这把弓上。

现在,他们如同四支脱弦的利箭,笔直插向敌人的心脏了。所有的山炮、迫击炮和步兵炮火,现在都朝着山背猛打,为他们擂鼓助威。八二团一连在战斗英雄倪恩善率领下,担任夺劝一○一”的尖刀,是那样巧妙、灵活地避开了敌人的机枪火力,三纵两跳,飞登上了“一○一”山要。随着一连串轰隆巨响,战士张连发连破敌人四个机枪火力点,把红旗插上“一○一”山顶,接着又枪挑两名敌人,在大声怒喝之下,独自俘敌九名。此时我八四团三营从两侧蜂拥而上,经过为时十分钟的短兵接触,守敌一个连全部被歼,我八二团二、三营亦乘势攻上石头山与“九二”高地,激战半小时,至六时五十分,我高家屯阵地终于全部收回。

夜幕,常常是为我们打开胜利的序幕;今天,它却又像一扇坚实的铁门,关上了敌人反击的大门。当我们听到高家屯反击成功的报告,一块千斤重石,从纵队指挥所每个同志心上,顿时落下来了!

这天,廖耀湘兵团使尽了他的重炮部队,倾出他五个整师的兵力,以高家屯为其主要突击方向,向我纵队发起了成营成团的集团冲锋。现在,为时一整天的攻击,又在他们那疯狂的炮击声中,颇有“声势”地宣告停止了。他们除了站在冲锋出发地,遥望着那遗弃在我阵地前的数千具尸首,还有什么更“辉煌的战果”,能使他们聊以自慰的呢?!

我东北大军在毛主席的运筹帷幄下,在林、罗首长的具体指挥下,已经不允许敌人再继续实现其“西进”的美梦。就在我十纵顽强阻敌的同时,我八纵东进台安,斩断了敌人逃向营口的退路;我五、六纵又从新立屯南下,关上了敌人窜回沈阳的大门。现在,敌人已真正成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瓮中之鳖”,一待我锦州主力北上,敌人马上就成为无一漏网的“网中之鱼”了!在这种时刻里,人们是多么欢欣鼓舞地等待着北上主力的到来,是多么焦急难忍地在向往全线反击的讯号升起来呀!

平地一声春雷!不!是我们向往已久、日夜企待着的一声春雷,终于在26日拂晓前三时,响彻在我整个阵地上空了:“北上主力已到达。敌已总溃退。望即协同一、二、三纵,从黑山正面投入追击。”

从10月23日至25日,我十纵队顽强阻击五倍于我之敌,杀得敌人尸横遍野,寸土未进。“人在阵地在”的决心,终于光荣地实现了!林、罗首长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终于胜利地完成了!现在,就在我们即将投入全线反击的时刻,那种对已得胜利的光荣回顾,是多么鼓舞人心地激励我们奋勇前进呀!想到无数烈士为东北全境解放,在黑山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那种对敌人的无比仇恨,又促成我们每个指战员沸腾着多么强烈的杀敌愿望呀!

一纵队副司令员曹里怀同志,率领着几个参谋人员,赶到我纵队商议追击部署来了。我紧紧握着他的手,兴奋得难以自抑地说:“老曹!你们四天赶了三百里,可真是大大地辛苦了!来吧,现在一盘‘肥肉’摆在我们面前,你们看那块最‘肥’,就由你们随便挑吧!一句话,林司令员摆了这座‘酒席’,你们老大哥无论如何是要坐上席的!”曹里怀同志也有趣地笑道:“我们一跑来就抢吃最肥的‘肉’,林司令员不会说我们太没有礼貌了么?”说得大家哈哈笑了起来。那种为迎接共同胜利的自信心理,兴奋得多么难以掩饰啊!

26日四时,我纵队三个师同时向大虎山以东地区,全线投入反攻。此时,廖耀湘兵团围困在大虎山以东,已被我东北大军压挤在仅有一百二十平方公里宽的狭长地区内了。这真是“瓮中捉鳖”、“关门打狗”。10月的辽西平原,顿时像一口烧开了的锅;划破黑夜的出膛枪火,像沸腾的开水到处跳蹦起来。只听得枪声密如炒豆,杀声此起彼伏,憋在战士们心里的全部怒火,现在终算是得到最痛快地发泄了。现在,在敌人全线溃乱的时刻,战士们都深深懂得:哪里发现枪声,哪里就有胜利;只要“猛冲、猛打、猛追”,跟着来的就一定是加倍的收获。什么疲劳、寒冷、饥饿……谁还想到它呢?一步也不放松地、狠狠地追击敌人吧!东北敌人最后死亡的日子,已经到啦!

26日,我三十师进至大小吴家台,歼敌两个整团;我二十九师进至正家窝棚,歼敌两个营;我二十九师于高家窝棚歼敌一个团后,又于乔家窝棚歼灭廖兵团司令部及兵团所属大部炮兵和辎重部队,缴获了敌兵团全部重炮和汽车。此时,我东北各路纵队由西、北、南三百向东继续压缩,并迅速与东面五、六纵队靠拢。敌人各军、师完全混成一起,溃不成军,毫无战斗力了。见到我军战士就举起手问:“我们的枪向哪里缴啊!”我后勤人员及男女宣传员,也纷纷四处搜捉俘虏。

敌人遗弃的汽车、大炮,扔得遍野都是。战士们高兴地嗷嗷直叫,走起路来一蹦一跳。有些“气量窄”的战士,为着证明“战利品是我们缴的”,在大路边脸红脖子粗地争论起来了;争论来争论去,互相间又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那么爽朗,笑得那么自豪!是的,所有这些战利品,不论它是大炮、汽车、坦克,都随着这东北的天空,东北的土地,全部是属于人民的了!战士们怎能不笑呢?让战士们这冲入云际的笑声,气死那坐镇沈阳的“蒋该死”吧:你的“西进”兵团,“进”到我们林总口袋里来啦!

27日,我纵队乘胜前进,于黄家窝棚歼敌十四师残部,和一纵第三师胜利会师。黄昏,廖兵团残余新二十二师及各军零散部队,最后窜至长岗子、六间房地区,被我七、八纵队迎头截祝在林总统一指挥下,我一、三、六、十纵队纷纷赶到,迅速将该敌全歼。就这样,经过为时两整天的追击战,敌人东北主力之主力,包括蒋介石四大主力之半数的廖耀湘兵团,连同廖耀湘本人一起,就在这辽阔无际的辽西平原上,被我东北大军一举全歼了!

廖耀湘兵团被歼,沈阳、营口的解放已是指日可待。我十纵队因黑山阻击战成功,荣受林、罗首长来电嘉奖。在奉命去北镇休整的路上,我和周政委遥望黑山阵地,只见山头硝烟,仍在徐徐飘散;染满烈士鲜血的“一○一”高地,在经过一场战斗的洗礼后,如今显得更加威凛雄伟了。再见吧,英雄的黑山人民,在我们胜利的红旗上,是永远记载着你们的功绩和荣誉的!再见吧,英雄的黑山阵地,我们将坚决完成人民烈士的遗志,一定要把红旗插遍全中国!

北风,吹来了一天鹅毛大雪。雪花纷纷飞扬,飘落在喜笑颜开的战士们的脸上。这雪花,将很快覆盖着这块被战火烧焦了的土地,它将孕育着一个真正美好的春天,孕育着一个永远是属于东北人民的春天!

让我们高举战旗,去迎接一个战斗的春天!让我们厉兵秣马,随时准备踏向那进军华北的胜利征途吧!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7 4:04:31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7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