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一纵(二)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微章第十一纵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841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一纵(二)
炮兵营射击
 



等  级:司令
经 验 值:5997
社区金币:5997
总发贴数:2054
注册时间:2015-2-16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一纵(二)

辽沈战役中的东野十一纵(二)

  

贺晋年 周仁杰

 

在我纵主力向昌黎发起总攻前,秦皇岛西援敌军两个旅,在六架飞机和两艘军舰的炮火掩护下,于二十五日晨六时,向我三十三师阵地又发起猛烈进攻。三十三师面对敌海陆空军联合作战,毫不退缩,沉着顽强,采取近距离突然开火的战法,予敌以大量杀伤,并多次组织阵前反击,血战至下午一时,连续打退敌人三次进攻,终将两倍于我之敌阻止在北戴河以东,有力地保障了纵队主力向昌黎展开的总攻击。

十时许,昌黎守敌即在我军猛烈进攻下,已无力支撑,见固守待援无望,全线动摇,开始向南溃逃。城南的三十二师和华野十一旅当即发起追击;三十二师部署在城外的堵击部队和地方武装,挡住溃敌的逃路。敌人处于前堵后追的绝境里,在一片“缴枪不杀”的吼声中,纷纷举手投降。整个战斗至十三时全部结束;西援之敌无望,亦于当日退回秦皇岛。

此役我纵共歼敌二千三百七十余名,缴获武器、弹药、器材无数。敌交警三支队中将司令汤毅生、少将参谋长薛涤愁、第五总队少将总队长周铭勋等人也都当了俘虏。各部队打扫完战场,除留下九十一团担任城防外,纵队主力整队出城,转移至前后两山驻扎。锦州方向随即飞来几架敌机,对昌黎城滥施轰炸,使我们部队受到一定损失。

我军攻克昌黎,使敌人大为震惊。六月二十七日,敌又在东西两线集中四个师又三个旅的兵力,同时向昌黎攻击前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对峙,十一纵奉命撤离昌黎,向北转移。六月二十九日全部进至燕河营、麻各营、抬头营地区集结休整。至此,结束了首次出击北宁线的作战任务。

 

 

第一次攻打昌黎后,我纵配合华野部队继续在北宁线滦县至山海关一段寻觅战机。七月中旬,华野杨、罗、耿兵团及冀察热辽军区“前指”的领导同志,在遵化召开了一次会议,商议要打沙河镇;十一纵队首长也参加了。当我纵进至三河东南的六百户、齐庄子附近时,获悉三河地区之敌已西撤通州。十一纵考虑三河离敌战略中枢——北平太近,敌人很敏感;加之我们打了昌黎,没有远离;敌人想“钓鱼”,把我们牵到滦河以东。当时十一纵所处地理位置,屁股对着唐山,敌人一托我们的屁股,也不好办。为防备敌人夹击,我纵向冀察热辽军区“前指”建议撤离三河。“前指”同意我纵进至滦河边的铁厂、新集、崖口、红峰寺一带集结。果然不出所料,由于十一纵在冀东地区积极配合华野行动,华北敌人决心集中主力寻我作战。八月三日,驻滦县一线的敌九十二军、六十二军、十六军等主力分路突然向北进犯;三河方面的敌暂三军同时向东进犯,合击十一纵,企图将我消灭在滦河西岸。八月五日,从滦县北犯之敌先头部队在崖口、新集一线与三十一师接触。根据当时敌众我寡的情况,我纵当即决定向东转移,但必须通过滦河;军区炮兵旅配属我们,大炮渡河比人马困难得多。纵队遂命令三十一师、三十二师以运动防御掩护部队过河。经过一夜的激战,纵队主力终于安全通过,最后纵队指挥所同三十二师也撤过河去。敌企图落空,退往遵化以南。十一纵于八月十三日返回建昌营、罗家屯、周各庄一线继续整训。各部队检讨与总结了夏季战役中的历次战斗,进行了攻坚教育、纪律教育和时事政策教育,同时开展了评功选模运动,补充了三千多新兵,及一部分经过教育的俘虏,部队士气更加高昂。

这段时间里,虽无大的战斗,但牵制了华北敌人三个军的兵力,使其无暇他顾。此时的东北战场已呈现大战前的宁静。东野主力经过夏季休整,兵强马壮.积极准备展开锦州战役。而北宁线仍在敌军控制之下,随时能集中兵力实施机动突击,以破坏我军的战役行动。为此,“东总”于八月二十日电示十一纵:“为着整个作战行动的需要(为着东北主力作战及减轻敌对两杨兵团的注意).我军目前需将滦县(不含)到昌黎一带之敌歼灭,铁路彻底翻毁,枕木烧毁并动员群众挖路基。十一纵应执行上述任务,时间自定,但三、四日内即出动为妥。杨罗部已占领石匣、小营,敌注意力已转向平承线。你们这一任务完成,即准备执行奔袭山海关的任务”。“东总”来电,使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进击北宁线对整个东北战场的重要意义。正当我纵积极行动之际,敌九十二军一部,六十二军一个师于八月二十三日先后过滦河,在石门、安山、昌黎一线集结;十一纵立即将此情况报告“东总”,“东总”令我纵暂时在原地待命。

九月,我军在东北战场与敌决战的条件已经成熟。上旬,华野主力为配合即将展开的锦州战役,继攻克香河、武清后,又攻打敌吹嘘的“铁打的三河”,将华北敌人主力紧紧拖住,北宁线昌滦段已无敌主力部队。九月十一日,十一纵遵照“东总”命令,在各分区地方武装配合下,分三路再度向北宁线昌滦段出击。此次采取从西向东横扫的战法,三个师分头包围了滦河以东的石门、安山、后封台等车站据点,十三日向各点展开攻击。三十一师九十三团于拂晓一举攻克石门,全歼敌守护团一部;三十二师主力于十三时攻克安山车站,歼敌守护一团三营全部;九十六团攻克张庄车站;三十三师九十九团于十一时占领后封台车站;九十七团夺取了昌黎西北山,歼敌一部。各师除攻点部队外,在地方武装和群众帮助下,积极参加破交,摧毁铁路设施。

十四日,三十三师及三十二师九十六团分两路对昌黎实施包围,准备围歼守敌。守城敌人为河保二十一团及伙会共约一千五百余人。当我攻克石门、安山、后封台等敌据点时,昌黎守敌已成惊弓之鸟,慑于我军威势,于十四日黄昏,乘夜暗弃城东窜。我即发起追击,逃敌大部被歼。我纵于当晚十一时进城。北宁线上重镇昌黎,又被我军收复。

我纵横扫北宁线昌滦段后.华北敌人从陆上增援东北的通道已切断;为扩大战役行动,决心奔袭山海关一线,堵死敌人从秦皇岛海港增援东北的海上通道。十五日,遂将昌黎城防移交十五分区警备团。十一纵继续东进,以三十二师攻击留守营,三十一师攻击北戴河,三十三师攻击起云寺。与我军行动同时,敌亦连续向东退却,集中于北戴河车站。十六日八时,三十二师九十四团攻克守留营,歼灭该点守敌后,师主力挥师东进,包围了烟筒山。三十一师于十七日凌晨包围北戴河后,立即对敌发起攻击,九十一团动作勇猛,仅用五分钟就从东面突破敌人防御工事,迅速发展到纵深,歼敌一部,控制了北戴河的制高点,封闭了敌人东窜的退路。九十三团发挥我军近战夜战的优势,从北面分多路向北戴河车站守敌攻击,经三十分钟激战,突破敌人阵地攻入纵深,与九十一团会合后,继续分割敌人,紧缩包围圈,逐一歼灭残敌。八时许结束战斗,全歼守敌五十师三团一营、运输营、保安队各一部,共计六百余人。

三十三师包围起云寺、三十二师包围烟筒山,都是在十六日晚间;这两处是秦皇岛西面的制高点,六月间曾遭到我三十三师攻击,战后敌在此加筑了永久性堡垒及多层防御工事。我军夺取这些制高点,将对秦皇岛海港形成更大威胁。十七日晨六时,三十二师九十六团、三十三师九十八团分别对烟筒山、起云寺守敌发起攻击。战斗开始不久.驻泊在秦皇岛海港敌“重庆号”巡洋舰等多瞍,以舰炮向我实施拦阻射击,以掩护敌步兵增援。这时,九十五团三营立即向东迎击,打退了数倍于我的敌人,保障了九十六团主攻战斗的进行。九十六团在第一次突击失利后,在九十五团三营阻援同时,以勇猛的动作再次展开突击,仅二十分钾削H0间全歼烟筒山守敌。此时,三十三师九十八团攻克起云寺,歼敌一个加强连二百余人。

正当我攻击北戴河地区之敌,威胁秦皇岛海港时,敌六十二军率一五一师及六十七(欠一个团)师,向滦县以东进犯,企图乘隙夺回昌黎;十七日已进至后封台附近地区。十一纵根据“东总”“全力阻击该敌”的命令,东线任务完成后当即西返;首先令三十二师连夜向昌黎驰援.与十五分区警备团共同固守昌黎。纵队主力准备进至高家柳河、田各庄一带,迂回敌人侧后,以求全歼或大部歼灭来犯之敌。“前指”看到纵队的电报后,程子华司令员高兴地说:“十一纵把敌人这两个师抓住了。”

十八日十时,三十二师先头部队九十四团到达昌黎,正值敌向我十五分区警备团攻击,并已占领车站一部。九十四团立即投入战斗,将失守的阵地夺回,并与警备团一起,一日之内打退了敌人的四次疯狂进攻;虽有较大伤亡,但巩固了阵地,阻敌于城外。黄昏,三十二师主力全部到达,向敌实施反击,歼敌三百余人,俘敌团副一名。当晚,纵队派司令部作战科长去三十二师,要他们“守住昌黎,拖住敌人”,以保证纵队主力绕至敌侧后聚歼该敌。但三十二师未能领会纵队作战意图,在敌人局部优势攻击下,恐怕遭受损失,于十九日拂晓撤出昌黎,进至八里庄一线。致使敌乘隙占领昌黎,并以一五七师向北进犯,继而发觉我纵主力的行动,乃仓忙弃城分路西撤。当敌窜至昌黎西北十五公里处的蛤泊镇时,遭我三十一师拦截,又连夜逃向团山以西地区。我纵主力跟踪追至团山以北地区,与敌形成对峙。从十九日至二十三日,敌我曾进行数次攻防战斗,我军歼敌五百余人,敌不支遂退回滦河以西。

在十一纵出击北宁线滦县至山海关段的同时,四纵和冀察热辽军区三个独立师,在北宁线关外西段大举出击。我军将滦县至锦州的各点守敌一概分割,彻底切断了锦州与华北的联系.锦州成了一座孤城。

 

 

十一纵队挺进冀东前后共三个多月,在北宁线昌滦段攻城夺点,破路炸桥,歼敌万余,迫使敌人疲于应付,无所适从。

切断北宁线,是当时冀东党政军民的共同任务。在我纵到达前,冀东区党委于六月九日即向务级党委发出一封紧急备战动员信,指出“野战兵团进入冀东境内作战,这是争取东北全面胜利和推动华北局势发展的有力措施,我们要组织一切力量支援战争。”十一纵队在冀东得到了冀东人民的全力支持。我纵第二次出击北宁线,以一部兵力围歼敌据点,大部兵力展开破路。战士们攻城炸堡虽有一套本领,对破交还缺乏经验;加上主要靠锹镐作业,缺少破路器材,破交进展很慢。就在这时,冀东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大批前来参加,不仅很快完成任务,而且使我纵有足够的机动力量,迅速向昌黎至山海关一线扩大战役行动。

冀东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参加破交,声势浩大,前所未有。据当时昌黎县靠近铁路的五个区统计,每个区均出动三、四千人之多。地方政府还派干部到沿线各个车站,组织铁路工人,请他们在破交技术上提供帮助。沿线敌据点虽大都拔除,而白天敌机不断轰炸,破交大多在夜间进行。每当太阳尚未落山,铁路两旁的老乡就赶着大车,带着铁镐、绳子等破路工具,从四面八方聚到一起。由滦河铁桥至山海关段附近的昌黎、卢龙、迁安、抚宁等县,每天出动的破交群众达二万有余。他们的经验非常丰富,包干到区,以区分段;参加破路的部队和群众一起,按破路需要分成几个组,拧螺丝、撬道钉、拴绳子,各负其责。准备工作停当后,军民齐心合力往一边拉,把铁路来个大翻身,铁轨和枕木分了家。人们抬起铁轨,埋进铁道旁的封锁沟中;堆起枕木,浇上煤油点燃。只见上百里铁路线的夜空里,火光熊熊,犹如一条火龙在飞舞。在火光映照下。人山人海,万头攒动,沿线歌声、笑声、号子声此起彼伏,好一幅壮丽的军民破交图!为了破交的彻底,军民还在路基上挖出纵横交错的一道道深沟一一从而把敌人的这条“输血管”完全切断。

九月二十三日晚,十一纵接到“东总”命令,准备出关东进,直接配合主力作战。全纵队当即于建昌营、燕河营一线集结待命。三十日奉命出发,沿途扫清了山海关的石门寨、上庄坨等据点的守敌;三个师都是从这里出关,经绥中、过兴城,于十月六日先后到达锦西地区。

为保障主力夺取锦州,阻击锦西东援之敌,我十一纵与四纵并肩战斗,在塔山、锦西阻击战中,英勇抗击了敌人二十几个昼夜的轮番攻击。+

十月十五日,锦州为我主力攻克。

二十八日,我军主力又将廖耀湘兵团十二个师歼灭在黑山、大虎山地区。

至此,我阻击任务也告完成。

由于锦州守敌和廖耀湘兵团的被歼,东北全境解放已来临了。

 

——————————
炮兵营射击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3-7 3:48:20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62ms